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江西 > 赣州 > 阅读正文

昌赣高铁线上的“夜行侠”

2020/3/20 10:22:00  来源:赣南日报

  零点时分,人们已进入梦乡,而他们的“夜生活”才刚开启;他们远离城市的热闹、放弃家庭的温馨,忍受着孤独和寂寞,守护着昌赣高铁的安全稳定运行。他们就是被称为“夜行侠”的南铁赣州工务段兴国西路桥维修工人。
  
  3月17日凌晨,经过严格审批,记者获准作为编外工人,走进南昌局集团公司赣州工务段兴国西路桥维修工区,记录下这群“夜班族”工作的艰辛。
  
  山路十八弯习惯成自然
  
  去年冬,昌赣高铁的开通运营,结束了赣南苏区不通高铁的历史。当列车以超300公里的时速贴地“飞行”时,旅客在感叹速度与激情的背后,凝聚的是多少铁路工人的辛酸与汗水。
  
  3月17日晚9时30分,随着“嘟嘟嘟”的哨响,兴国西路桥维修工区的7名工人,面戴口罩,身着工作服,依次进行体温检测、班前点名、布置工作、学习规章……
  
  “今晚我们进兴国隧道例行检查,现在是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键时期,大家一定要戴好口罩,多穿衣保暖,做好自身防护。10点准时出发,大家听明白了没有?”“听明白了!”工友们齐声应道。27岁的路桥工长郭佳灵话虽简短,但从当晚带多少作业工具、哪个作业门进出到作业任务有哪些,都布置得一清二楚。晚上10时整,大家按照各自分工,携带工具登上工程车。
  
  邻座就是郭佳灵,记者悄悄问他:“你们不是零点开始上工吗?怎么10点钟就出发了?你们7个人是不是只管护兴国隧道?”话音刚落,在漆黑雨夜中前行的工程车突然开始颠簸起来。“山路遥远,雨天不好走,所以得提前出发!”听了郭佳灵的介绍,记者得知,兴国隧道地处深山,从他们驻地出发要经过九曲十八弯的颠簸山路,最远的进口处离班组驻地有60公里,山上夜间经常起雾,能见度低,加上雨天,所以得提前两小时出发。他们7个工人要承担昌赣高铁50公里桥、涵、隧及路基本体设备的养护和维修工作,管护区内共有隧道20座,长30公里;大小桥梁40座;山体堑坡100余处,横跨兴国均村、茶园、隆坪三个乡镇。
  
  工程车驶入弯道众多的盘山路,颠簸更加厉害,时左时右的甩摆,令记者感到阵阵头晕,甚至想呕吐。“抓稳了,第一次坐肯定很难受,最初我们也颠得难受,有时想打个盹,直接会把你从座位上抛起来,现在大家都已习惯了。”郭佳灵说。
  
  排查螺丝钉细致如绣花
  
  经过颠簸,深夜11时30分,工程车终于到达作业地点??兴国隧道。走下工程车,雨后的深山寒气袭人。
  
  兴国隧道作为昌赣高铁第二长隧道,全长10.35公里,地质复杂,属于Ⅱ级风险隧道。昌赣高铁开通后,记者曾多次乘高铁路经兴国隧道,今晚终于有幸近距离走近它。
  
  “大家注意,刚收到指令,我们‘天窗’作业时间是0点到4点。”郭佳灵话音刚落,大家开始清点工具、拍照上传,严格按照作业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何谓“天窗”?郭佳灵解释说,就是等到夜间高铁列车全部进站后,线路全面封锁的空隙,他们利用这段时间进行作业。
  
  稍做准备,时钟指向0时,踏上轨道,记者跟着工人们往隧道里走。他们一字排开,按照分工各负其责,发现问题点对点记录好。不久,寂静悠长的隧道里响起了“铛铛铛”的清脆敲击声。借着头顶的探灯,记者看到隧道壁上安装有密集的螺丝钉,工人们正在仔细检查每颗螺丝钉是否有松动。“这么小的一颗螺丝钉,每颗都要检查,那工作量太大了吧?”见记者惊叹,郭佳灵说,壁上的螺丝钉是用来固定设备的。当列车以超300公里的时速驶来,通过兴国隧道不到3分钟。但是,列车通过隧道时会产生10级以上的巨大风力,很容易造成隧道内的螺栓松动。这条长达10.35公里的隧道内,安装了近200万颗螺丝钉,每颗的大小只有0.25平方厘米,这样的检查堪比绣花,必须细之又细,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它松动的话,极有可能被高速运行的列车带飞起来,一旦击穿玻璃,对司机和乘客都是致命的。”今年24岁的王俊接过话说。王俊是湖南人,作为班组最年轻的职工,身材虽然瘦小,但工作起来非常认真。身为一名高铁青工,他不仅没有埋怨昼伏夜出的艰辛,反而对工作充满自豪。
  
  “这需要有一定的‘临床’经验,要能够在短时间内根据敲击的声音,判断螺栓有没有松动。每迈开一步,大家平均要敲十几下,一个小时下来只能检查1公里,全项目检查完整条隧道要花费五六个通宵夜班。”郭佳灵补充道。
  
  在隧道的另一端,来自甘肃的30岁“老”班长李晓阳正带领作业小组,对隧道内排水沟进行清淤处理。兴国隧道穿山越岭,丰富的地下水都得通过这条排水沟排出去。“排水沟内结晶物较多,很容易堵塞,一旦排水沟堵塞,水流漫上钢轨,会引发线路短路,严重影响列车运行安全。”李晓阳说,这里排水口管径比较小,里面空间又狭窄,设备无法进场,只能通过人工一锹一锹地把淤积物给铲出来。每次清理完后,大家的鞋子、裤子都会湿透,只能一直忍受着这份冰冷到工作全部完成后才能回到工区。
  
  因为要克服夜间低温,还有恶劣天气以及熬夜,年岁大了难以胜任,于是有人叹言“高铁这个行业是吃青春饭的”。今年27岁的路桥工王远红并不认同:“我觉得那是以前的普铁,现在中国高铁用上了许多高科技设备,不再看重年龄和体力,而是学历。”王远红这番话,工友们表示认同。
  
  不怨工作苦愧对是妻儿
  
  兴国西路桥维修工区这支队伍,是去年11月昌赣高铁开通运营前组建的,7名队员分别来自江西、湖南、河南、黑龙江、甘肃5个省,年纪最小的24岁,最大的30岁,高铁情缘让他们聚到一起,可谓“嫩竹扁担挑重任”。采访中,无人抱怨工作辛苦,只是久不能回家,愧对家人。
  
  他们远离家乡,很多人的孩子都年纪尚小。来自河南郑州的卢俊磊已经大半年没回过家了,他的手机里都是老婆发来的儿子照片,他说自己是在手机里看着儿子长大的。上个月是他儿子1岁的生日,因工作需要无法回家,觉得有些遗憾。说到这里,卢俊磊的眼眶有些湿润。
  
  郭佳灵是万安人,2015年7月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就与兴国结缘,他先后在京九线高兴镇、营盘上等偏远小站驻守4年。去年7月,他主动请缨报名来到了昌赣高铁兴国西路桥维修工区。从兴国西乘高铁到万安不到20分钟,然而,受疫情防控影响,郭佳灵已有两个月没有回家了,年初忙疫情防控,上月下旬开始又忙复工复产。“我老婆4月3日的预产期,这么久没回家挺愧疚的,等忙完这阵子请假回去陪她几天。”郭佳灵说。
  
  老家远在甘肃的李晓阳,已是多年没回老家陪父母、妻儿过春节了。他说,现在网络方便了,想家人就用视频“见面”,忠孝难两全,家人也能理解。
  
  凌晨3时30分,路桥工们当晚的作业任务终于完成,大家纷纷收拾好各自携带的工具,拍照上传确认后,迅速撤离至铁路栅栏外。一个多小时后,当天的首趟高铁确认车从赣州西站出发,通过兴国隧道直奔南昌。
  
  万家灯火时,铁路不眠夜。自昌赣高铁开通以来,行山路、吹冷风、熬长夜,这群“夜行侠”在昌赣线上不停地穿梭忙碌,一丝不苟地“把脉问诊”,用日复一日的辛勤付出,换回亿万游子的返乡坦途。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