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河南 > 洛阳 > 阅读正文

列车引路人陈蕾的第28个春运:退休后要照张全家福

2019-2-23 11:08: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俗话说,“三六九、往外走”,2月20日,河南省汝州车站站台上挤满了准备外出打工的旅客。21点54分,开往北京西的K184次客车缓缓进站,稳稳地停靠在站台上。运转室里,信号员陈蕾松了口气,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陈蕾是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龙门车务段汝州车站的一名信号员,今年48岁,1991年在汝州车站任信号员,在信号员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28年。
  
  “一顿饭要分十几次吃”
  
  河南省汝州车站1月份接发列车10486列,平均每5分钟就要接发一列。信号楼是整个车站的“大脑”和“中枢”,负责与上级、邻站以及机车司机和车站客运等进行联络,确保列车安全的停靠或通过车站。列车在站内通行的路径,列车是通过还是停靠,停靠在哪个站台,这都要通过信号员操作面前的信号联锁设备来实现。陈蕾就是信号楼中的一名信号员,负责操纵信号和排列列车“进路”。“我的每一个操作,都关系着列车的安全正点,虽然干了这么多年了,但是每次操纵信号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压力很大。”陈蕾说。
  
  除了每趟车都要点击信号、排列进路外,每接发一趟列车信号员还要与值班员进行互控,标准用语就有十多句,为了确保命令准确无误的传达,互控用语一个字都不能错。信号员还负责调车作业中与调车长和司机的联控,有时候信号有干扰,要喊好几遍才能通知到位。一个班下来,标准用语就要说几千句,经常口干舌燥,但又不敢多喝水,毕竟上厕所都要争分夺秒。“我们信号楼上的工作人员上班不能离开,吃饭也是由食堂的人送到岗位上。忙的时候,一顿饭要分十几次吃。”陈蕾介绍说。在汝州车站,信号员白班需要工作12个小时,夜班也要工作六七个小时。
  
  “让她们回家过年吧”
  
  从1991年任信号员起,陈蕾已经带过了许多个徒弟。“汝州车站的信号员,大多数都是我的徒弟。”陈蕾自豪地说。“很多年轻人开始觉得信号员工作没什么难度,但是实际工作的时候才发现,信号员是一个要保证零差错的岗位,一旦列车信号、进路排列错误,就会造成重大的安全事故。”陈蕾将自己毕生的经验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她的徒弟们。
  
  “我的师傅是个急脾气,说话很快,但是工作上要求我们必须要慢,每一次操纵信号时,都要多次确认后才能操作。”汝州车站信号员薛煜婷说,“她说,我们是列车引路人,安全上要有定力,要时刻保持兢慎,确保列车运行的100%安全。”
  
  “今年是小薛(煜婷)第一次在车站过年,我想起了我刚上班的时候,第一次在车站过年,车站伙食也挺好,但是我最怕放鞭炮,只要听见鞭炮声,我就想家,就一个人躺在床上蒙着被子哭。”陈蕾大年三十上完夜班后,初一、初二又替新入路的徒弟薛煜婷、范玉培上了夜班。“让她们回家过年吧,我在车站过年已经习惯了。”
  
  “退休后一定要照一张全家福”
  
  说起家庭,陈蕾满是愧疚。1995年,儿子出生,陈蕾在家里照顾儿子不到半年就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她的丈夫是一名检车员,工作同样繁忙,两人经常同时上夜班,孩子只能交给婆婆照顾。“小时候就没陪孩子,现在孩子长大了,在重庆工作,就更难见到了。”陈蕾说。
  
  “父母在洛阳住,身体不好,全靠在洛阳上班的妹妹照顾。父母退休前也在铁路工作,知道我在车站倒班,总是不让我回去,让我好好休息。2014年,父亲得了脑梗住院,怕影响我工作,没有告诉我。还是在值班时遇到正在乘车的邻居时,才得知实情。当我给家里人打电话时,父亲已经住院好几天了。”说到动情处,陈蕾的眼眶湿润了。
  
  “最难的是团圆。我已经十几年没有在家吃过年夜饭了。今年在郑州的哥哥和在西安的侄子都回来了,原本想好好聚一下,过个团圆年。因为在车站替班,初九才回家见了见父母。”因为多年没回去,陈蕾家至今没有一张全家福。“总是缺我一个人,照不成。今年是我在车站度过的第28个春运,再过两年,我就要退休了,一定要照张全家福。”陈蕾说。
  
  “因为工作非常辛苦,在信号楼工作的女性非常少,能坚持这么多年一直从事信号员工作的女性也就陈蕾一个人。正是由于她和伙伴们的坚守,才换来了千万旅客的出行安全,正是因为她的不团圆,才换来了千家万户的团圆。”河南省汝州车站总支书记王金辉说。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