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直辖市 > 上海 > 阅读正文

钢轨焊接工徐勇:烈日下为铁路“接骨”

2018-8-8 15:49:00  来源:人民网

 

  凭借经验,他可将对轨纵向误差控制在0.1毫米内,较允许误差提高1倍;顶着炎炎列日,他需要穿着厚重的长袖防护服守着2500℃的坩埚,一次焊接流出的汗能装满一茶缸;15年的焊接生涯中,他一共参与焊接近2万个接头,让近4万根钢轨“合二为一”,保证了铁路“骨骼”强健……


  将点燃的高温火柴插入坩埚后,焊剂霎时被引燃,徐勇双手握持“堵漏棒”,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半米外2500℃的“火炉”,33秒后轨缝浇注成功,徐勇半蹲的地面已被流下的汗水湿透。


  37岁的徐勇是铁路上海工务段一名钢轨焊接工,8月6日,他和9名工友一起对京沪线奔牛站下行4号道岔处进行焊接施工,这也是今年暑运以来,徐勇进行的第85次焊轨作业。


  钢轨上“穿针”保证对轨“零瑕疵”


  铁路线路上的钢轨或道岔,经过高速运行的车轮辗压,可能会存在内外损伤的情况,需要对“受伤”部位进行更换。而对更换部件进行焊接工作,又被称为为铁路“接骨”。


  被太阳晒得黝黑、略带书生气的徐勇为铁路“接骨”已有十五个年头,常年与“浓烟烈火”打交道的他,以其工艺上“精度以毫米计算、时间精确到秒”的苛刻要求而被工友誉为“徐大拿”。


  当天下午,在奔牛站内道岔区,徐勇将长袖防护服领口、袖口扣紧,戴好护腿、护目镜、口罩等防护用具。


  焊轨的第一道程序是对轨,徐勇和工友快速安装好对轨架,固定两段钢轨后进行对轨操作。理论扎实、业务精湛的他一边用钢尺靠在轨面、轨座上测量,一边指挥调整对轨架。


  “这就好比在钢轨上‘穿针引线’,要求做到水平对正、误差不超过0.1毫米,纵向对直、误差不超过0.2毫米。做到这些光懂理论不行,必须要有丰富的经验。”


  “纵向西调2个(毫米),横向北调1个(毫米),上移1个(毫米)……”徐勇俯下身子,几乎趴在线路上,满是汗水的额头靠近滚烫的钢轨接头,屏气凝神一边看着钢尺、一边用眼睛余光“测量”两端,随着他不断下达的对轨指令,工友们用调节螺杆小心翼翼地移动着钢轨。


  经过5分钟、10多个回合的密切配合,4号道岔岔心与连接轨之间纵横向误差控制在0.1毫米级别,较铁路技术规定精度提高整整1倍,这几乎是肉眼观察下能调整到的极限。


  烈日下“烤火”汗水能流一茶缸


  持续的高温天气给室外作业带来很大影响。尽管上海工务段避开中午高温时段错时施工,但对焊轨工而言仍然是巨大考验。


  烈日炙烤下的钢轨轨面温度达到56℃,线路上蒸腾的热浪逼得人喘不过气来。作业刚开始,全副武装的徐勇就像从水里捞上来似的,全身湿透。


  调整轨缝、对轨、安装砂模、浇注……一次焊轨作业共有14道程序,最难熬的是浇注环节。徐勇娴熟地将一根引燃的特种火柴加入坩埚,瞬间亮起的火光窜上他的脸庞,一股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他双手握持“堵漏棒”,半蹲在离火焰只有半米距离处,目不转睛地盯着坩埚内的反应状况。


  “坩埚内的铁水温度有2500℃,比冬天烤火的炉子还要热上好几倍。但人离坩埚不能远,这样才容易观察浇注状况。”满头大汗的徐勇相当于是烈日下穿着厚衣服烤火炉。


  33秒后,火焰变弱、熄灭,“浇注”环节完成,徐勇这才松了口气。“钢轨焊接是在露天下作业,夏天最考验人的就是烤和晒,再高的温度也得咬牙坚持;冬天最怕遇到突然降雨,全身淋湿再被寒风一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但火车不能停,再苦的工作也得有人去做!”


  40多分钟后,焊接作业完成,道岔岔心和接入轨顺利合二为一,新更换的岔心完满地融入了京沪线中,徐勇才得空抽出身来,拿过带着的一个大号水壶,一仰脖牛饮起来。


  “我最费水,一升半水杯,天热的时候没个数,不留神就‘一口干’了!”徐勇不好意思地说,“不过一次焊轨作业,咱出的汗少说也得有一茶缸!”。


  跟时间“赛跑”焊轨接近2万次


  上海工务段承担着沪、苏、浙二省一市2613公里的铁路线维护重任,每天开行的客货列车超过1100趟。线路好,火车才能跑得快。为了提高线路质量,徐勇和工友们需要在规定的“天窗”点内,为线路“诊病”“接骨”,保障火车平稳安全开行。


  一般焊轨的天窗点时间只有150分钟,但要做的工序繁多,哪一项工序慢一慢就完成不了。天窗点命令下达后,徐勇和工友们立即跑步进入战斗状态。


  从放置焊接器材处至焊轨点近800米,徐勇和纪路两人将打磨机、推瘤机等焊接器材抬上手推车后一路大口喘气带着小跑,仅用不到10分钟就赶到焊接地点。“没有时间去轻声细语,也不允许去悠哉慢步,对于我们来说,每一秒钟都异常珍贵。”


  “安装砂模、复查对轨、安装预热支架……”徐勇发出的一个个指令简单明了,接受指令的工友毫不迟疑、立即执行,现场气氛紧张到极点。


  钢轨预热一结束,轨温就会每秒几十摄氏度下降。为保证工艺质量,徐勇必须在预热后30秒内将坩埚放置到位并点燃焊剂。焊剂反应时间为7至15秒、镇静时间为6至18秒……徐勇一边观察反应情况一边看表。


  浇筑前后要掐表计时7次,整个作业流程要求衔接有序,不能停顿。“我们需要跟时间‘赛跑’,一刻也不能耽误、一点也不能马虎!”徐勇说。


  水滴虽微,渐盈大器。15年来,细致严谨的徐勇就像一位良医,共为钢轨“接骨”近2万次,让近4万根钢轨“合二为一”,并始终保持焊接质量“零瑕疵”。久经烈火锤炼的他,在不断延伸的钢轨上砥砺前行着……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