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直辖市 > 重庆 > 阅读正文

海外为家谱丹青 中老铁路建设者纪实

2018-4-27 10:41:00  来源:工人日报重庆记者站   我要评论

 

  4月中旬的老挝,高温难耐,阴晴不定。在琅勃拉邦跨湄公河的班那汉特大桥施工处,中铁八局中老铁路第三标段三分部党工委书记唐高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对记者说:“大桥正从两侧向河心对进,雨季来临前,两座主桥墩就能露出水面,项目进展顺利。”

  中老铁路全长417公里,建设工期5年,总投资约374亿元人民币,6家中标企业均为中国公司。2016年12月25日,中老铁路建设全线开工,按照规划将于2021年底建成通车。这条铁路不仅连接着中国,未来还将连接泰国乃至马来西亚等国家的铁路,承载着老挝从内陆“陆锁国”到“陆联国”的转变之梦,将极大地带动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游客可以乘坐火车赴老挝、泰国、马来西亚等国旅游度假。

  记者现场看到,湍急的湄公河在琅勃拉邦省划了个巨大的“几”字拐弯后继续奔流向前。而中铁八局承建的其中磨万铁路III标段,线路二次跨越湄公河,穿越湄公半岛无人区,三次上跨中缅13号公路,二次与琅勃拉邦环城路立交,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对施工单位来说,是一个巨大挑战。

  湄公河,如果不是记者亲眼所见,是很难想象河流的湍急与波涛汹涌,修建施工道路的第一个拦路虎就是如何过河,除了用轮船,别无他法。老挝是一个内陆国家,没有造船业,为了买到能摆渡的轮船,项目部人员找寻了整个老挝和金三角,最后在泰国南部找到,航行了一个月时间,才到达湄公河项目工地。

  “这里施工真没技术难度!主要是与洪水赛跑,与恶劣高温斗。再就是建筑材料奇缺,全部从国内运来,巧妇难为无米炊啊。”班那汉湄公河大桥施工负责人李朝辉说,“个个晒得像非洲黑娃,回到重庆咋个耍朋友!”

  作为中铁八局一公司的骨干,李朝辉参加了众多国内重点工程建设,由于常年在外,聚少离多,去年离婚,8岁的孩子由前妻抚养。有些遗憾,但也无可奈何,至今单身汉的他一脸苦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琅勃拉邦施工材料极度匮乏,其中常规材料沙石都无法满足,当地仅有几个小型砂石厂,产量小且价格很高,还常常拿着钱也买不到。

  面对砂石短缺的严峻形势,八局的建设者拿出了铁军的本色,项目分部不等不靠,立即着手自建砂石生产线。去7月22日,自建的第一条砂石生产线投产;9月9日,第二条砂石生产线建成投产,极大提高了项目自建砂石的产能,材料供应压力得到缓解。

  “在异国他乡不仅要修好桥建好路,更要架设起中老友谊的道路和桥梁,严格按质量标准进行施工是八局的铁律。”八局三分部项目负责人蒋伟平对记者说,他们对每一个环节都不敢稍有疏忽,遇到质量问题绝不手软,确保每一个工序都是优质工程,让“一带一路”梦福泽一方。

  该项目部总工黄忠告诉记者这样一件事,蓬山隧道出口的拱部初支面因喷射混凝土过厚,导致二衬厚度差了8cm,在监理都同意了的情况下,被检查时发现了。

  他二话不说,坚决要求班组对初支面进行凿除处理后才能继续施工,他说:“施工绝不能打马虎眼,一点后患就会酿成巨大质量隐患!”

  “虽然工作辛苦,但很充实。”1994年出生的川妹子李杰,2017年7月毕业后签约中铁八局一公司,随即就到了老挝工地。

  她告诉记者,过去在学校对“一带一路”倡议只有理论上的了解,当怀揣着梦想与希望踏上这片土地后,真真切切为“一带一路”尽了一份微薄之力,一种满满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