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新疆 > 昌吉 > 阅读正文

赣州高铁新区来了!未来发展可期!

2018-4-24 11:36:00  来源:快资讯  我要评论

 

  历经多年等待,赣南老区即将迎来高铁。

  去年7月,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和铁路总公司正式印发《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2030),勾画了新时期我国“八纵八横”的高速铁路网。其中,赣州作为江西省内仅次于南昌的第二大城市,在“八纵八横”的高铁版图,成为了其中一横一纵的交会处,一横即厦长渝高铁走廊,一纵即京九高铁走廊,赣州升级为京九高铁与厦长渝高铁两个干线通道的交会点。

  ■绥满通道:绥芬河-牡丹江-哈尔滨-齐齐哈尔-海拉尔-满洲里高速铁路。

  ■京兰通道:北京-呼和浩特-银川-兰州高速铁路。

  ■青银通道:青岛-济南-石家庄-太原-银川高速铁路。

  ■陆桥通道:连云港-徐州-郑州-西安-兰州-西宁-乌鲁木齐高速铁路。

  ■沿江通道:上海-南京-合肥-武汉-重庆-成都高速铁路,包括南京-安庆-九江-武汉-宜昌-重庆、万州-达州-遂宁-成都高速铁路。

  ■沪昆通道:上海-杭州-南昌-长沙-贵阳-昆明高速铁路。

  ■厦渝通道:厦门-龙岩-赣州-长沙-常德-张家界-黔江-重庆高速铁路。

  ■广昆通道:广州-南宁-昆明高速铁路。

  ■沿海通道:大连(丹东)-秦皇岛-天津-东营-淮坊-青岛(烟台)-连云港-盐城-南通-上海-宁波-福州-厦门-深圳-湛江-北海(防城港)。

  ■京沪通道:北京-天津-济南-南京-上海(杭州)高速铁路,包括南京-杭州、蚌埠-合肥-杭州高速铁路,同时通过北京-天津-东营-潍坊-临沂-淮安-扬州-南通-上海。

  ■京港(台)通道:北京-衡水-菏泽-商丘-阜阳-合肥(黄冈)-九江-南昌-赣州-深圳-香港(九龙)高速铁路;另一支线为合肥-福州-台北高速铁路,包括南昌-福州(莆田)铁路。

  ■京哈-京港澳通道:哈尔滨-长春-沈阳-北京-石家庄-郑州-武汉-长沙-广州-深圳-香港高速铁路,包括广州-珠海-澳门高速铁路。

  ■呼南通道:呼和浩特-大同-太原-郑州-襄阳-常德-益阳-邵阳-永州-桂林-南宁高速铁路。

  ■京昆通道:北京-石家庄-太原-西安-成都(重庆)-昆明高速铁路,包括北京-张家口-大同-太原高速铁路。

  ■包(银)海通道:包头-延安-西安-重庆-贵阳-南宁-湛江-海口(三亚)高速铁路,包括银川-西安以及海南环岛高速铁路。

  ■兰(西)广通道:兰州(西宁)-成都(重庆)-贵阳-广州市高速铁路。

  纵观历史发展,比照现实需求,赣南老区的振兴发展倚重于更加突出的交通优势,赣南人民对于交通便捷的渴望由来已久。

  赣州,坐拥得天独厚的自然、矿产资源等优势,踞我国中部较好区位优势,高铁的到来,对它来说仿佛一场及时雨、一剂强心针,助推赣南老区厚积薄发、振兴发展。

  历史:宋代赣州经济曾居全国前列

  “交通的发展,是可以改变一个聚落命运的,这毋庸置疑。”说到高铁,说到交通的重要性,长期研究历史文化的赣州市文物局(博物馆)书记万幼楠的目光深邃而坚定。

  万幼楠认为,纵观历史发展,不仅在中国,放眼世界来看,都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交通发展带来一个聚落的政治、经济、文化兴衰变化。拿较近的江西省鹰潭市来看,它只是个国土面积不到赣州十分之一的地级市,随着纵横交错的铁路网在此处形成,它成了我国华东地区交通枢纽,一度有了雄踞闽浙“咽喉”的地位。“从赣州自身来看,在陆路交通不便、水运当道的古代,赣州也曾有过一段经济繁盛的时代。在宋代,赣州经济曾一度跻身全国36城之一,据史料记载,最好排名是第18名。”万幼楠说,这得益于大庾岭驿道(今大余县梅关古驿道)带来的交通便利。

  大庾岭驿道

  说到古时水运交通,曾深入研究区域经济地理的江西师范大学教授吕桦认为,江西地处中国交通大“十”字的交叉处:“横向”看,江西处在长江中游,连接东西;“纵向”看,通过鄱阳湖、赣江水系,可通往广东一带,这在陆路交通不便、水运当道的古代社会显得尤为重要。长江水道得天独厚,成为古时东西交通大动脉,但南北“纵向交通线”就不那么畅通无阻了,有部分区域需要人为“疏通”。唐代宰相张九龄兴修的赣粤边境大庾岭驿道便是实现南北贯通的重要“纽带”。

  大庾岭驿道完工之后,正如张九龄所言:“坦坦而方五轨,阗阗而走四通,转输以之化劳,高深为之失险。”从此,大庾岭驿道成为连接江西赣江与广东北江的纽带,南北水陆联运随之大为通畅。许多历史文献都反映了当时南北旅人取道大庾岭的情形。唐代后期,江淮地区经济日益发达,大庾岭驿道的文化经济价值日渐提升,适应了当时以东南为经济重心与广州外贸的需要。相关史料记载,直至宋代,赣州(虔州)人口最多时近300万人,当时的造船业产值占全国的23%、七里古窑的陶瓷远销海外、赣州造币造纸冶矿等产业非常发达,大量资源得以走出赣州,走出国门。

  总而言之,当年水运当道之时,大庾岭驿道的开通实现了南北贯通,不仅使赣州与广东、海外的联系更加紧密,与中原地区的联系也更为频繁,为经济文化发展迎来了重要契机,成就了赣州跻身全国36城之一的繁盛巅峰。

  现实:高铁承载赣南老区振兴使命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陆路逐渐取代水运,成为近现代交通的主要载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当今国内,城市发展竞争的重要要素是人流、物流与资金流,铁路是所有这些“流”的重要基础设施,谁在国家铁路网络中占据高地,谁就会赢得未来,谁在这一网络中失去位置,谁就会落伍。

  然而,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赣州被国家铁路网络“边缘化”。赣州市城乡规划局规划技术科科长杨衡昊介绍,自1936年粤汉铁路开通后,南北走向的人流、物流资源往铁路沿线城市汇集,赣州原有的地理发展优势在逐渐弱化。直至1996年京九铁路赣州段的开通,赣州终于被纳入国家铁路网络。这一历史性的突破,赣南足足等了60年。

  赣龙铁路通车

  众所周知,后来的赣南,陆续开通了赣龙、赣韶铁路,2015年12月,赣州进入动车时代,近年来交通的改善助推经济社会飞速发展。市铁路建设办公室主任邱世禄介绍,乘着《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的东风,赣州市委、市政府解放思想、北上南下,为赣州交通发展争取了更多的国家层面的支持,2017年被定位为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城市。目前,我市7条铁路进入了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十三五”期间计划开工5条,目前已开工3条,2019年昌吉赣高铁将建成通车,赣州正式进入高铁时代。

  届时,赣州在全国“八纵八横”的高铁版图中,成为其中一横一纵的交会处,迈向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城市。“赣南老区的振兴发展,亟需补齐交通要素这一短板。可以预见的是,随着2019年赣州高铁的通车,高铁经济效应将给赣州经济社会蓬勃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邱世禄说,赣州和周边200公里范围经济圈以内的郴州、韶关、龙岩,以及周边400公里经济圈内的广州、深圳、厦门、福州、南昌、长沙等城市之间,经贸往来将更加频繁,承接沿海地区产业转移更加顺畅,为赣州的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提供了更好的基础设施条件。高铁也将成为市民前往这些城市的首选出行方式。

  未来:空间布局引发城市重心迁移

  “沿袭赣州城乡整体规划思路和空间布局,赣州高铁新区核心区选址赣州经开区凤岗镇。我市将高规格、高标准规划建设高铁新城,将其建成城市门户和商务、物流中心,构建临空、临铁经济区,成为赣州经济发展加速的重要引擎。”邱世禄介绍。

  一般来看,各大城市的高铁新城都定位为“新枢纽、新功能、新城市”,即以新枢纽为载体,充分发挥“陆地空港作用”,加快打造“城通四海”的区域性现代主体交通枢纽。在高铁经济核心区,将以高铁经济为引擎,带动高铁经济、公共设施配套及居住配套等三大板块,实现以站建城、以住构城、以益启城,形成城市新核心。据悉,依据赣州市都市区总体规划及高铁新区相关规划,赣州高铁新区核心区位于赣州经开区凤岗镇境内,规划占地面积5523亩,将打造成国家新枢纽四省通衢新中心,机场+高铁+高速+快速路的“零换乘”交通枢纽。

  届时,立体迭加、换乘便捷的交通空间布局,将高铁新城打造成一座资源汇聚、川流不息的现代化新城。万幼楠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赣州城市重心将发生迁移。这一点,从历史上的赣州重心迁移史可见一斑。

  “很明显,赣州整个城区是从郁孤台这个三江交汇点开始发展,并不断往南发展的,这是总的趋势。从最早的西津路的古城,发展到陈霸先时期的土城,再到卢光稠大力扩城将老城区面积扩大数倍。到了现在的章江新城、水南新区、蓉江新区,总的趋势是不断往南的。”万幼楠说,这样的迁移是由地理位置决定的,赣州的发展离不开章江、贡江水系的发展,这是我们赣南的“两河”文化。两江夹道之处不断繁衍着赣南儿女、见证着赣州的发展,在高铁新区选址的凤岗镇不远的三江乡,恰好是上犹江和南安江汇入章江之处。他希望,高铁新区的建设吸取章江新区建设初期部分地段容积率过高等经验教训,高标准建设的高铁新区将更令人期待。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