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内蒙古 > 通辽 > 阅读正文

春运部分方向车票一票难求 旅客:跑9趟火车站才买到

2018-2-9 16:08:00  来源:新浪综合  我要评论
  临近春节,安徽、川渝方向一票难求换乘回家,外来务工人员老薛激动得彻夜难眠“三年了,总算可以坐高铁回家了”
  
  2月8日,春运进入第八天,昨天上海铁路预计发送旅客达到43.8万人次,其中,虹桥火车站预计发送旅客25.1万人次。
  
  随着客流高峰的到来,回家的车票是否越来越难买呢?昨天,记者在虹桥火车站随机选取10名旅客进行调查发现,几乎人人都直呼回家车票难买,有的旅客选择多次更改出发日期,有的旅客找“黄牛”买票,更有旅客多次前往人工售票处,直到第九次才买到3张站票。
  
  而安徽、川渝方向的车票更是一票难求。“回安徽的车票很难买!”老薛来上海三年,这是他第一次坐高铁回老家,穿上压箱底的“新鞋”,62岁的老薛用黑黑的手指用力搓了搓脸,虽然车票难买,但是对老薛而言,“干了这么多年苦力活,总算要坐高铁回家了!”他兴奋得一夜未眠。
  
  昨天上午,记者在虹桥火车站随机采访了10名旅客,其中,5名前往安徽的旅客表示,车票非常难买;3名前往河南的旅客表示,等待了好久才买到车票,前往湖北、内蒙古的旅客则无奈摇头,直言买票不易。
  
  前往河南的赵先生告诉记者:“我要回安阳,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抢票,每天到了车票开售时间就拿着手机不停刷,但是车票都是被秒抢的。没办法,我后来把出发日期提前了一个星期,总算买到了2月8日的车票。”
  
  一名从上海前往安徽六安的大爷表示,自己和老伴以及女儿、女婿都在上海打工,“女儿女婿太忙了,我就想着自己买车票。但是我不会网络购票,所以之前一直跑到虹桥火车站这边排队买票。但是跑了8趟火车站,都没有买到票。大爷只得一改再改自己和家人的出发时间,后来总算买到车票了,但也只是站票。”
  
  同样深感买票不易的还有一名前往内蒙古的旅客,他告诉记者,唯一一班直达的列车需要连续坐30多个小时,“所以我需要坐高铁换乘,先从上海至沈阳,再由沈阳转车到通辽。”但是买票的过程却实在费力,“我用抢票软件也没有抢到,后来还是找了‘黄牛’。”
  
  换乘回家成“救命稻草”
  
  当2018年春运开始进入客流高峰,越临近春节的车票越是难购买。这件事情对老薛来说深有体会。
  
  昨天早上7点,虹桥火车站候车大厅已经容纳了大量旅客,满满的行李堆放在过道内,休息区域座无虚席。
  
  在某检票口前的休息区域,老薛把自己的黄色大麻袋当成椅子,半蹲在上面,双手拆着绿色小拎包,掏出几个草莓派自顾自吃起来,他十指粗糙,指甲内满是陈年污垢,“早上出门急,没吃早饭。等会十一点多的火车,先到苏州,然后再换车去安徽。”
  
  老薛今年62岁,已经来上海3年了,“三年了,第一次,总算是可以坐高铁回家了。前两年并不是不愿意回去,而是根本买不到回安徽的高铁票,我就想着,反正也买不到票,就当省一笔钱。”
  
  “今年的车票好买吗?”
  
  “怎么会好买,去安徽的车票,一直很难买。我的车票都是老乡帮着买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今年又不能坐高铁回老家了。”老薛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身边同行的男子。
  
  老薛的老乡说:“我提前了好久买票,但是好多票一下子就没有了。”
  
  后来,这个老乡告诉老薛,他们一伙人准备先从上海到苏州,到了苏州再换乘到安徽的列车,“他们说,买不到直接到安徽的车票,但是可以买到换乘的车票。”
  
  换乘成了老薛的“救命稻草”。老薛告诉记者,出发前一个晚上没怎么睡好,“想到要回家总是挺激动的。”因为害怕错过回家的列车,老薛5点多便开始起床做准备,“我住在奉贤那边,远着呢!得早一点!”
  
  去年坐8小时大巴回家
  
  “在外面打工的人要回家,的确不容易啊!”老薛不愿告诉记者自己在上海具体做什么工作,只是搓搓自己发黑的十指,“苦力活,钱也不多。”
  
  回忆起去年春节回家,老薛摇摇头,“难!那时候也是因为买不到高铁车票,所以我们十几个老乡就包了一辆大巴回去,坐了8个多小时。我今年62岁了,坐8个小时大巴,真的有点吃不消。”那一次坐大巴的经历,让他总是在想,有没有哪一年回去可以像刚来上海那样,坐着高铁,“下车,就到了。”
  
  “我本来还想着,如果还是要坐大巴回老家,可能狠狠心,今年就不回去了,大不了就一个人呆着。”老薛表示,当知道可以通过转乘回家时,“心里真的很激动的!”
  
  交谈中,记者发现,每每有人从老薛身边走过,他都会将双脚往里缩进,生怕其他旅客踩到自己。而细细打量老薛才会发现,虽然行李只有一个黄色的麻袋和装着一些食物的绿色针织拎包,但是老薛的皮鞋却在灯光下显得锃亮,看到记者的目光,老薛的双脚微微动了动,他不好意思地解释,“老板送的,公司每个人都有一双。发了好久了,我不舍得穿,想到要回家了,就穿上了。”
  
  在记者和老薛聊了几十分钟后,检票口传来了开始检票的声音,原本座无虚席的休息区域多出了几个空位子,老薛起身坐上了座位。十多分钟后,记者再次路过老薛一行人所在的区域时,老薛已经沉沉进入了梦乡。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