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江西 > 南昌 > 阅读正文

铁路世家一门五司机 难圆全家福

2018-2-8 11:23:00  来源:央视网  我要评论

 

  说起动车组司机,绝对是一趟列车上最关键的人物。在南昌铁路局,有这样一个铁路世家,一门出了五个火车司机。从最老式的蒸汽机车、内燃机车、到电力机车,再到现在的动车组全都开过。这个家族,见证着我国铁路事业的变迁,也成为所有铁路人的一个缩影。

  晚上10点,记者跟随南昌铁路局福州机务段动车组司机陈斌,来到位于福州南站的动车车间,在这里,动车组司机要完成开车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每次出乘前陈斌都要来这里办理出乘手续,经过酒精测试,确保没有饮酒。陈斌随身携带的工作包里装有驾驶室摄像头的存储卡、录音笔、黑匣子数据转储卡等,下班后要一律上交。

  陈斌告诉记者,夜间动车司机每次出乘前,都要提前五六个小时到达车间出勤。办理相关手续后,陈斌就要进行这六七个小时里耗时最长、也是强制性的一项内容,那就是??睡觉!

  南昌铁路局福州机务段动车组司机 陈斌:这个房子里很简单,任何书报都没有,主要就是保证我们在这里出乘前有四个小时的充足睡眠时间,保证出乘后精神集中。

  凌晨4点钟,迎着漆黑的夜幕和零下低温,陈斌驾驶着早班第一趟车,缓缓驶离车站。这趟车没有一位乘客,是每日载客列车开行前的第一趟故障检测车,也被大家称为“开路先锋”。3个小时后,检测归来的陈斌稍做休整,又继续值乘一趟福州至福鼎的临客动车。

  动车组司机在运行途中,要密切关注列车速度、接触网电压、制动系统风压等等,在确认的过程中要按照标准动作,做到眼看到、手指到、嘴巴还要念到。为了防范枯燥的行程中走神打瞌睡,司机每隔30秒还要去踩一次脚底的安全踏板,否则列车就会自动紧急停车。这场景被大家戏称为“司机的独舞”。驾驶全程精神要保持高度紧张,一刻不能松懈。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身后上千位旅客的安全。在经停的小站,记者抓紧时间和陈斌聊了几句。

  记者:开车的时候,最担心什么呢?

  陈斌:最担心上车前水喝多了,途中要上厕所。但站停时间只有一两分钟。

  记者:所以不敢喝水?

  陈斌:尽量减少喝水。

  正是因为这种担心,陈斌渐渐养成了在出乘前半小时内不喝水,车上每次喝水只抿上一小口的职业习惯。正是动车组高标准的安全要求,也让陈斌改掉了一些生活上的不良习惯。

  陈斌:我原来也是老烟枪了,一天要抽两包烟。跑了动车组,动车组禁烟,一趟车四五个小时,憋得难受,干脆我把烟也戒了。

  下午2点,动车组返回福州,经过这紧张而忙碌的16个小时,陈斌今天的工作就算告一段落了。在下班的途中,记者得知陈斌并不是家庭里唯一的火车司机,已经过世的老父亲从蒸汽机时代就已经开上了火车,出于对火车司机这个职业的热爱,老人家希望孩子也能继承自己的衣钵。

  陈斌:当时父亲退休,二哥顶职,父亲给他提出的顶职条件,就是顶职时候必须干火车司机。就因为这个火车司机的情结,一代代传下来,现在我的侄儿也当了火车司机。

  不只是二哥和侄子,陈斌的三哥同样也是一名火车司机。一门五司机,这在南昌铁路局传为一段佳话。在回家的路上,陈斌告诉记者,他上个月刚刚搬进新家,今天正是约好亲戚们来参观的日子。进了家门,亲戚们还没到,陈斌就将自己保存了近三十年的珍贵回忆展示给记者。

  陈斌:这不是普通的工作牌,这是我参加福建省境内几乎所有高铁线路开通前的试验的胸牌。

  陈斌的妻子叫张少芳,在一家合资公司上班,工作也很忙。由于丈夫铁路司机的工作性质,两人常常是聚少离多。

  记者:老见不着面,会经常给他打电话吗?

  陈斌妻子 张少芳:那不敢打呀,他在外面开火车,一两千人的性命都在他手上呢,即使有什么事情的话,也是自己找亲戚朋友来帮忙解决。

  女儿陈馨也给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给出了个大大的“差评”。

  陈斌女儿 陈馨:我爸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不在家,生日也没有陪我过过,旅游也没有带我出去过,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下次吧,明年吧。

  母女俩虽有些小抱怨,但依然年复一年地理解并支持着陈斌的工作。而陈斌也出于对家庭的亏欠,只要回到家,就主动承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儿。不一会儿,亲戚们到了。

  参观完新家,全家人在围坐在客厅的里翻看相册,由于火车司机常年在外,这个大家庭近30年一直没能照上一张全家福。唯一的一张人比较齐的照片还是30年前照的。

  照片正中间的老人,是陈斌的父亲陈国安,是陈家的第一代火车司机。六十年前,鹰厦铁路开通时,陈国安驾驶着蒸汽机车,将第一趟火车开进福建。如今老人已经过世,但儿子陈斌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又将第一趟高铁开进了福建。老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每年春节,家里都有人张罗着拍一张全家福,兄弟仨也准备跟单位请假,但陈斌的父亲坚决不同意。

  陈斌:父亲说铁路上一下少了三个火车司机,会给列车的安全运行带来隐患。所以直到父亲去世,这张全家福一直没拍成。

  虽然全家福成为一个遗憾,但火车司机的基因已经传承到这个家庭的第三代。

  陈斌:这个是技师证,你考了吗?

  陈斌侄子 陈杰:我没有,我都30(岁)了,我还考什么。

  陈斌:你看看这个时间,我考这本证是什么时间?

  陈杰:哇,2009年。

  陈斌:我考证时年龄比你大多了吧,我都能考出来,你还考不出上啊,不管干什么事情,要干到老,学到老,知识不怕多。

  这位被长辈数落的年轻人,是陈斌的侄子陈杰,同样也在福州机务段工作,是陈家的第三代火车司机,更是全家人的希望。爷爷和父辈们的火车情结,将在陈杰的身上传承下去。

  ​陈斌:我的小家,我们铁路的大家,我们的国家,发展是同步进行的。你看我刚搬了新家,我们铁路四纵四横的铁路网已经形成,未来还有八纵八横,我们国家在世界的地位越来越高,作为我,心中是由衷的高兴。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