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湖南 > 湘潭 > 阅读正文

“动车医生”:回家路上的默默守卫者

2018-2-2 15:08:00  来源:人民网  我要评论
  2月1日凌晨4点,下了一天的雨刚停,气温只有4℃,一列动车组从福州站缓缓驶出,来到动车检修所,这是当天最后一班入库列车。
  
  数个身着棉衣,手持检修仪器,脚踏绝缘鞋,头戴安全帽的工作人员,从检修车间的各个方向走向列车。他们有的拍着脸颊、搓着双手,有的还打了个激灵,此时,他们已经工作了近十个小时。他们是动车组地勤机械师,是检查、修理动车组故障的“动车医生”。
  
  这群“动车医生”普遍是一脸青涩的准“95后”。轻在年纪,却重在职责。他们要保证每辆动车组列车零故障出库,稍有差池便有可能车毁人亡;他们要有体力还要有脑力,要会维修精密先进的动车组部件,也常要直面排泄物,徒手维修堵塞的列车马桶;他们晚班的工作时间从晚上7点到次日早晨7点,中间只能小憩,不能睡觉,还得时刻保持清醒;他们逢年过节不仅不能回家,还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一趟趟满载旅客、安全舒适的动车组列车的背后,是“动车医生”默默无闻又夜以继日的心血。2018年春运期间,人民网记者来到福州动车检修所,还原一群不为人知的“守卫者”。
  
  脏:
  
  徒手维修堵塞的动车马桶
  
  每个“动车医生”都干过
  
  地勤机械师就像动车组的医生,哪坏了就修哪。
  
  “上周四刚修了一个马桶,我徒手从污物横流的管道里将钥匙取了出来,前后花了半个小时左右。在动车组上,哪怕马桶,设计都极为精密。面对这些设备,光有蛮力不行,还要动脑子。”24岁的杨凡是湖南湘潭人,稚气未脱的他却已在地勤机械师岗位上工作了3年,说起修马桶这样的脏活没有一点排斥,“一开始会反胃,只能忍着恶臭,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多洗几次手就好了。”
  
  徒手维修堵塞的列车马桶,这几乎是每个“动车医生”都经历过的事。
  
  回想起第一次维修马桶,杨凡的注意力其实没有在污物上。“2015年7月,刚刚转正开始独立作业,手忙脚乱拆开马桶看到里面气路、水路、电路如五脏六腑一般就慌了手脚,还请来了5、6个前辈帮忙。”经过两个小时的摸索,杨凡最终取出了堵塞管道的塑料瓶盖,虽然浑身沾满了排泄物,甚至流进了衣服里,但“成就感爆棚,回去后洗了很多遍澡。”
  
  动车马桶为什么容易堵?杨凡解释道,动车组列车上的马桶不同于家用马桶,利用负压将污物吸入集污箱,因此任何异物都有可能导致马桶堵塞,影响旅客使用和列车运行。一旦发现堵塞,地勤机械师们则必须赶在列车出库前,诊断堵塞发生位置疏通管道。“面对这些设计精密的设备,戴手套有时影响作业精细度,徒手作业尽快解决问题是难免的事。”
  
  “哪怕纸丢进去,都会堵住。”杨凡说自己平均每周都要维修一个因异物堵塞的马桶,而这些异物五花八门,从纸巾到卫生巾、纸尿裤、钥匙、玩具汽车等等不一而足。他希望旅客在使用列车厕所时严格遵照规定,不要往马桶里丢弃异物。
  
  累:
  
  加班通宵家常便饭
  
  累了就抽个烟解乏
  
  “修马桶不是我们最脏最累的活,”来自湖南长沙的杨广是杨凡的老乡,今年也24岁,虽然同龄,却比杨凡早一年入行,去年11月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杨广被提拔为副工长。说起自己的工作,他的脸上总是止不住笑容。
  
  2016年8月的一天傍晚,已经工作近10个小时准备下班的杨广同几位工友一道,被临时抽调为一辆动车组列车更换轮对。军令如山,杨广同工友们顶着疲惫的身躯,钻进地沟为动车组更换轮对。
  
  地沟不仅是检修列车底部的通道,还是清洗列车的排水渠。“地沟里闷热湿臭,哪怕是夏天的晚上,也能达到近40度。”杨广回忆起往事,显得小有成就感,“更换轮对,我们需要躺在地沟上,面朝车底,列车的机油等油剂顺着轴承等零部件沾在手上、滴在脸上、身上。比起排泄物,这些油剂很难洗去,更脏。”
  
  当晚,杨广和工友们连续工作了近20个小时,奋战到次日凌晨三点多。天亮后,这辆列车准时出库加入运行行列。
  
  “加班、通宵,家常便饭。困了就抽个烟解乏。”杨广说,“工友们也会互相打气,干活时是不觉得累的。”
  
  虽然工作辛苦,但杨广勤劳上进,这份积极的心态源自大学时代老师对他的耳濡目染。“我们的老师都是干这行出身的。老师告诉我们,我们是旅客平安出行的默默奉献者,多数旅客不知道我们付诸的心血。这份工作平凡而伟大,我非常自豪而有成就感。”
  
  困:
  
  吹吹冷风,让自己精神一些
  
  动车无小事,再困也不能睡
  
  “动车无小事。”23岁的林子杨,是福州本地人,留着一嘴小胡子让人看不出年纪。虽然年纪小,今年却已是他入行的第三个年头。同样是地勤机械师,林子杨所在的工作组上班时间是晚上的7点到次日早晨7点,负责检修列车底部。
  
  “我们要非常仔细地检查列车底部的组件情况,这些部位是列车安全运行的基本保障。”林子杨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地勤机械师中“最重要、最要命”的。
  
  每天晚上,林子杨和工友们要打着手电筒,用检测仪器配合眼睛和手,检查列车底部是否有裂痕,是否有组件松动、掉落等等。“一晚至少8组列车,春运期间,甚至有时增至12组。不论有多少组列车,我们都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检修。”
  
  通宵工作,累了困了怎么办?
  
  林子杨指了指检修车间外的木亭子,“每检修完一组列车,我们会在那里吹吹冷风、打打哆嗦,让自己精神一些。下组车入库,干起活来,就热腾了。总之不能在室内休息,太暖,容易犯困。”
  
  车间外的木亭子不大,平时林子杨和工友们都把水壶放在石桌上,冬天休息时三三俩俩靠着,围在木椅上,既能让自己精神起来,又不至于挨冻。
  
  “休息时间最多十几二十分钟,室外太冷睡不着,靠着亭子也没法睡。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也就不觉得困了。”林子杨和工友们聊的话题多数是今天谁又发现了大故障,谁找了对象可令人羡慕。休息期间,他们可以天南地北谈天说地,却决不能玩手机或做别的事,“这让我们专注于检修工作,所里是有严格规定的。”
  
  虽然家就在福州本地,但新春佳节,林子杨也要坚守岗位,“对我们铁路人来说,过年不回家,几乎是‘标配’。”家的距离,很近又很远,尽管如此林子杨没有丝毫退却,他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担子重、责任大,业务上还需要多学习。”
  
  “修车人,想着坐车人。一辆列车少则载客500人,多则载客上千人,稍有差池,轻者晚点延误,重则车毁人亡。我们的肩上挑着成百上千位旅客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我们的工作马虎不得,必须时刻保持清醒、警惕。”说起自己的工作,年纪轻轻的林子杨立刻显得沉稳踏实。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