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山东 > 烟台 > 阅读正文

零下35℃浑身结冰给火车加水

2018-2-10 14:25:00  来源:辽一网-华商晨报   我要评论

 

  零下35℃,这是近期极寒天气室外站台下的温度;22℃,这是往来沈阳站内列车内的室温;90℃,这是乘客喝开水、泡面的水温。

  您在沈阳站坐火车准备踏上春运回家路的时候,车窗外跑动着浑身冻结冰晶,头上却满是汗水的扯管注水的上水工。他们为了让您喝上90℃滚烫的开水,得在最低零下35℃的寒风中加水半宿。

  您在春运回家列车上喝开水、洗漱、泡面、餐车用水都是来自于他们之手。沈阳站作为铁路枢纽车站,每天途经的普速列车就达200余列,其中需要加水的就得百余列。

  昨日上午9时42分,从佳木斯站开往烟台站的K1394次列车驶入沈阳站站台内,而这时候沈阳站客运车间上水班组上水员刘强早已穿四层衣服,外面套上大棉袄,脚穿大棉鞋的“全副武装”,手握着铁棍钥匙在铁路间的碎石上等候好。

  虽然昨日天气升温,但是长期上水轨道间碎石上喷溅的水已积累成冰,记者站在站台下轨道间刚一会儿,就明显感觉到从脚底向上透着凉意。而这时K1394次列车急速驶入站内,带动的风让人站不稳、睁不开眼睛。

  “我们平时就得站在站台下轨道间,虽然离车近危险,但是列车停站时间比较短,最短才七八分钟,像这趟列车才停13分钟,这样得尽可能地与停靠的时间赛跑,争分夺秒地向水箱内加水。”刘强说。

  这时列车尚未停稳,刘强就在站台下的高压水井处拿起长软管,快速地跑向每节车厢下放的注水口准备加水。

  由于列车从天寒地冻的黑龙江开来,车厢的注水口内早已结冰,车上乘务员用铁钳通几次都没将冰通开。而刘强已经等不急了,接上注水的软管准备直接用高水压顶开,但是每次软管都被高水压顶开,反复几次都不成,而这时候冰冷的水已喷溅到了刘强身上,他的裤子、鞋已经全湿了。

  “东北地区的铁路冬天上冻最头疼,有时候车上没有水了,注水口又结冰,只能用开水从外边浇开,但是这样浑身上下一会儿凉水、一会儿热水,就更难受了。”刘强说。

  “师傅,餐车在哈尔滨站就冻住没加上水,你帮忙看看给我加上水。”13号餐车厨师喊刘强后,刘强拿起软管跑过去准备加水,经过数次顶水冲开积冰加满水。

  “餐车得供应餐食,困难再大也得确保加满水开出。”刘强说。

  每天22时至次日凌晨4时沈阳站普速列车过往最密集,这也是刘强和他们班组同事加水工作最为繁忙的时候。这时远途列车一般会到车站加水,前两天极寒天气室温达零下30多℃,而站台内温度更低,有时能达到零下35℃,就这样刘强在室外一站就是5个小时。

  现在风湿、滑膜炎已是他们的老毛病,在滴水成冰的温度喷溅满身都是水,不一会儿就成冰。湿透再干、干了再湿这都是常有的事。即便这样为能够及时加水,他们半夜在轨道旁跑着不断地加水,半宿跑的路程能从沈阳跑到苏家屯。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