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黑龙江 > 大兴安岭 > 阅读正文

中国最北女火车司机:见证40年时代变迁

2018-12-3 10:45:00  来源:中国青年报
  身着黑底刺绣湖兰花角花的真丝套装,皮肤白净,眉如远黛,细眼似月。60岁淡妆的她自信、从容,满脸笑意。唐丽萍,曾经是我国最北女火车司机。她用逝去的韶华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变迁和铁路事业的蓬勃发展。
  
  冰雪覆盖、清冷俊美的黑龙江省加格达奇市是唐丽萍的家乡。山清水秀的地方,也让她出落得聪颖俊俏。1974年,原哈尔滨铁路局加格达奇机务段选拔女火车司机的消息不胫而走。当时,刚刚高中毕业的唐丽萍立马报了名,没想到“过五关斩六将”,她居然成了一名准火车司机。蓝涤卡粗布工作服,让唐丽萍英姿飒爽。“我们分两批一共招了25人吧,平均个头165米,个个身材标准。”说到这儿,她眼睛亮起来,似乎那段“青葱”岁月就在眼前。
  
  铁路系统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入路首先要培训。被录取后,唐丽萍和近30名伙伴开始为期一年的集训,包括理论知识学习和上车练习等。“你们是车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你们是车头,就要吃得苦,练好开车的本事!”封闭管理一开始让她们这些活泼的姑娘很郁闷,老师傅的话让她们静下心。姑娘们个个不服输,背机车构造、练操纵机车和故障处理,一年后她们开始“上车”,“真枪实弹”跟班走车。
  
  当时客运牵引机车车型都是内燃机车,东风1型或3型。24名女火车司机分为两个包车组,从1975年开始,三八班女子包车组整整“跑车”5年。在男司机跟车指导3个月后,这些女娃子就能独立作业了。最开始,她们跑的是货车。从加格达奇跑到齐齐哈尔,也跑过嫩江、碧水。大兴安岭地区坡道多,货车又重,用闸大,她们个个也都异常地谨慎,怕把握不好线路和机车。她们心里默念着到哪儿下闸,到哪儿多给油,到哪多撒砂……长岭大坡的实地操纵,让她们增长了本事。
  
  “开火车最怕的是撞上人和机车在线故障,可这两样我们开车一年里就都碰上了!”1978年,正是三九天,还赶上“鬼呲牙”的后半夜。唐丽萍所在车班从嫩江开车后,机车水管漏水了,她们就用平常喝水的水桶接。接满了,赶上下一站停车,胆大心细的唐丽萍就摸黑爬上机车大顶,把水桶里的水加到注水孔里,以防止机车缺水严重造成事故。下来时,棉袄袖子不但湿透了,还直往车顶的铁皮上粘。一趟乘务下来,唐丽萍套在棉袄外的工作服袖子冻硬了,也都磨破了。
  
  以前,没有无线电台,车上和车下的联系靠“路牌”传递。也是1978年的一个夏天,“跑”齐齐哈尔时,174次旅客列车正在通过时,唐丽萍远远就发现前方车站路基旁好像有人影举个东西,该站是正线通过,她赶紧提醒司机孙颖。到了跟前,才发现是工作人员举着“路牌”,减速已经来不及了,火车已经是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了。唐丽萍果断打开机车门,一手紧紧攥住把杆,身子探出车门,另一支手去接。“路牌”接到了,那是一个前方停车的指令。可由于速度太快,她伸出车门外的胳膊小臂都蹭秃噜皮儿了。
  
  一次过弯道时,农民爷俩儿拉着一车“柴火”车卡在了路基上。司机长孙颖手起闸落,车紧急制动在距马车一米多远的距离停了下来。3个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脸色惨白。乘警下来帮着惊慌失措的爷俩儿终于将车推下路基。唐丽萍正要开车,却发现那老父亲忽然迎着机车跪下,磕了3个头。其实,3个小女子救下的何止是惊慌失措的爷俩,她们救下的是一车近千名旅客。因为如果不及时制动,卡在路基上的马车很容易使高速运行的列车顷刻间颠覆。
  
  当然也有让她们难过的事情发生。有一年,在富裕到嫩江区间,一名男子猫在草丛中,等火车过来时,猛地冲上火车道。姐儿几个下了车,忍着恐惧和自责,迅速报告并按规定方式处置好遗体,然后继续开车,眼泪却顺着她们各自的脸颊流了下来……
  
  “我们拉的是旅客,人命关天!”夜行车,冬天大兴安岭的三四点钟,冷得出门能冻掉下巴。可是这个点儿也是人最困的时候,为了开车不犯困,她们就轮流着把头伸出窗外,耳朵和脸经常发生冻伤。即使那样,她们仍为她们那个年代的付出感到无比自豪,为她们曾是我国最北最早的女火车司机而骄傲。
  
  1980年,由于各种原因,三八包车组解散。姐妹们都重新分配到各车间、部门,有的到车间修火车、有的到科室从事机车走行公里等数据统计与分析。由于当过火车司机的经历,姐妹们在岗位上勤奋学习,很快都入了党并走上了管理岗位,成为机务段各行的顶梁柱。
  
  1979年秋天,当上了火车司机的唐丽萍,与同单位的电工张春林相识并相恋,并于次年结婚。史弘扬是唐丽萍小姑子家的孩子,打小儿和这个性格开朗的舅妈关系就好。2004年,史弘扬考上了铁路司机学校,收到通知书他第一个就跑去告诉舅妈。开上了火车,舅妈还经常过问他的工作情况,嘱咐他安全驾驶。后来,史弘扬考上了高铁司机,成为我国最北高铁哈齐高铁的一名高铁司机,舅妈还特意给他张罗了一桌饭,请家人来祝贺。在弘扬眼里,舅妈虽然退休了,心里的火车情结却从没淡化。
  
  最有意思的事是,自从弘扬考上司机学校后,舅妈就让他改口叫她“师傅”了。打那后,除了娘儿俩那份十几年的感情外,还多了一层师傅情分。虽然车型有很大变化,但是两代火车司机对安全的重视、对闸把重泰山的理解与认识却是相通的。有段时间,史弘扬迷上了唱歌,嫌弃火车司机没前途,累,挣钱不多。舅妈唐丽萍知道后非常着急,晓知以理动之以情,“国家培养个高铁司机容易吗,遇到困难你就退缩了,你不后悔吗?”终于,史弘扬打消了离开火车的念头。
  
  退休后,唐丽萍特别关心铁路的变化,特别是火车头的变化。她经常和外甥聊高铁,对于哈大高铁、哈齐高铁的情况更是了如指掌。她说,从参加工作到现在,一晃40年了。她亲历了40年来国家和小家的巨大变化,更见证了中国铁路的飞速发展。她深深地怀念当火车司机的日子,怀念冰天雪地里驾驶着火车、载着旅客奔驰的日子。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