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贵州 > 黔东南州 > 阅读正文

贵州铁路“变身记”

2018-12-23 17:08:00  来源:贵州日报
  从木质枕木到无缝钢轨,从浓烟滚滚的蒸汽机车到疾驰的高铁动车,一条条长长的铁路轨道,连接了贵州与山外的距离。曾经,翻越千山难到达;如今,千里山海一线牵。
  
  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川黔、贵昆、湘黔铁路相继建成开通。1978年,贵州全省铁路通车里程1366公里。
  
  改革开放40年,贵州全省铁路通车里程增长至2018年的3550公里。由贵昆、湘黔、川黔3条干线铁路发展到贵广、沪昆、渝贵等多条铁路组成的铁路网。不管是开火车的人,还是坐火车的人,还是火车经过沿线的城市,火车一响,带来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井喷式增长,使得跨区域资源配置和分享成为趋势,也为贵州加快发展奠定了坚实的交通基础。
  
  贵广高铁纵贯南北
  
  “铁路修到苗家寨,青山挂起银飘带,铁路修到苗家寨,两面旗鼓笑颜开,铁牛赶进苗家寨,丰收喜报丰收年……”这首上世纪60年代描述贵州铁路建设的歌曲《铁路修到苗家寨》,同样唱出了今天大山儿女的喜悦心声。
  
  夏天到贵阳避暑,冬天到广州过冬,两地不过4个小时高铁车程。自2014年12月26日贵广高铁开通以来,两地经济交流、人员往来突飞猛进。借助这一通道,2018年9月23日,贵阳连接香港的直达高铁开通运营,贵阳直达香港只需5个半小时。
  
  因为便捷,有乘客这样形容,早上吃贵阳肠旺面,中午吃桂林米粉,晚餐吃广州海鲜。崇山峻岭现通途,一日跨三省不是梦。
  
  曾经山海遥望,而今山海相连。857公里长的贵广高铁,拉近了山与海的距离,缩短了心与心的空间。
  
  贵广高铁在贵州境内301公里,设有贵阳北、龙里北、昌明、都匀东、三都自治县、榕江、从江七个站点。贵广高铁的开通,不仅对沿线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巨大影响,也为贵州深入实施工业强省、城镇化带动战略,更好地推进开放合作、创新驱动带来新的机遇。
  
  贵广高铁,让贵州榕江县、从江县、三都自治县等地从闭塞走向了开放,沿线城市的经济随着铁路的延伸而延展。
  
  “高铁开通后,都匀毛尖坐着高铁飞到省外去。”在都匀市螺丝壳山上采茶的罗洪菊乐呵呵地说。
  
  不仅是茶业,都匀市推行的“茶旅一体化”的生态旅游发展模式,向广州人展示贵州茶绿色、生态、安全、健康的品质特征,吸引了粤港客商从简单的茶叶消费向旅游文化享受的多样化、多层次发展。
  
  而黔东南州在高铁站旁建设的大型游客集散中心和旅游咨询服务网络,大力推动以旅游商品、演艺厅、茶楼等为载体的旅游综合体建设,打造黔东南州旅游商品购物街、大众休闲文化街、特色餐饮街和演艺娱乐街等。
  
  用导游夏丽的话说,2018年的夏天让她忙得脚不沾地,这边客人刚送上高铁,那边又接上了下一波客人,黎平的翘街、小黄村的侗歌、雷山的苗寨……这个侗族姑娘因生长在黔东南这片美丽的地方而自豪。
  
  贵广高铁开通,贵阳到广州由原来的22小时缩短到5个小时左右,时空距离大幅压缩拉近,将广东、广西、贵州三省区连成一体,使沿线城市的经济交流更加密切,有力地推动了人流、物流、资金流向贵州聚集,贵州的区域优势进一步提升。同时,贵广高铁开通所形成和带动的交通网络格局升级,提升了贵州在西南地区的交通枢纽地位,为西南地区对接港澳台、珠三角经济圈黄金通道。
  
  湘黔铁路福泉黑糖桥段。何天发摄
  
  沪昆高铁连贯东西
  
  12月8日下午16点49分,在贵阳工作的张薇和母亲坐上G1317次贵阳北开往平坝南的列车。20分钟后,列车稳稳地驶进平坝南站。
  
  上世纪60年代“三线建设”时期开始,大批年轻人怀揣航空报国的理想,从全国各地汇集到平坝的大山里,张薇的母亲是其中一员,成为了黎阳厂的职工。
  
  2000年,张薇考上了贵州师范大学,学校在贵阳。每个星期五下午,她要到紫林庵客车站坐厂里的交通车回平坝,如果错过了只能坐火车。“那时坐火车晃晃悠悠一个多小时才到,车次少、坐车的人多,哪里像现在这样方便哦。”这是张薇对过去乘火车的记忆。
  
  对于在平坝安家落户的“老三线”来说,贵昆铁路是连接上海、北京、江西、湖南等地的回家路。“那时候回一趟上海要花三天两夜,开始是蒸汽机车,坐了几十个小时后眼睛、鼻子里都是灰,后来改电气化了,坐车干净多了,但还是要坐上三十几个小时才能到上海。”老家在上海的黎阳厂老职工梁老伯说,“现在安逸了,高铁一天就到上海了,干净又快捷。”在高铁开通的两年时间里,他经常往返于上海和贵阳,还沿途去了好多地方旅游。
  
  安顺是连接贵阳与昆明的重要城市,2016年12月,沪昆高铁开通后,安顺也抓住机遇分享高铁经济带来的红利。
  
  从安顺至上海9个多小时,至广州4个多小时,至昆明1个多小时……安顺绘出发展蓝图,依托高铁完善旅游产业软硬件配套,业态进一步丰富,将安顺建设为贵州旅游第一目的地和集散中心;依托高铁继续发展机械装备制造业;依托高铁做好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让安顺的特色蔬菜搬上全国人民的餐桌。
  
  位于盘州市境内的盘州站,是沪昆高铁贵州境内的最后一个站。离盘州站40公里的石桥镇妥乐村,生长着1400多株银杏树,树龄最老的超过1500年。每年的秋冬季节,银杏树黄叶翩翩,青瓦木楼和村庄云蒸霞蔚,宛若人间仙境。
  
  “高铁时代”来临,盘州市依托区位优势,主动融入和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打造贵州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新高地。在2018年全国综合竞争力百强县(市)榜单中,盘州市排名第56位。“不能简单地把高铁看成一种方便的交通工具,它缩短了时空距离,带来人流、物流、资金流前所未有的流动,加速资源整合。”有专家评价说,沪昆高铁建成通车将对贵州毕水兴能源聚集区的经济发展,以及滇黔桂石漠化连片特困区的扶贫开发带来“革命性”的影响。
  
  湘黔铁路玉屏火车站。姚林屏摄
  
  渝贵铁路北上南下
  
  每天,贵阳北站和贵阳东站最繁忙的列车,就要数来往于贵阳和遵义的列车,遇到节假日有些班次的车票需要提前好几天预定。
  
  对遵义人刘响来说,渝贵铁路是他回家最快的路。上大学时,每周五他会坐贵阳到遵义的列车,全程3个小时40分钟,星期天早上7点过再坐这趟车回贵阳。“现在从贵阳北站上车到遵义站,最快的一趟车只要40分钟。一天往返贵阳和遵义已经不再是梦,40分钟就像走了一趟城市的近郊一样方便。”
  
  2018年1月,渝贵铁路开通运营,到重庆吃火锅、到贵州感受凉爽夏天成为两地游客的“热词”。
  
  回顾以往,老川黔铁路曾担任着连接贵阳、遵义与重庆、四川的重要枢纽,是贵州和重庆之间唯一铁路通道,肩负着贵州向北、重庆向南的铁路运输重任。虽然老川黔线总里程才400多公里,但是最快的客运列车平均时速仅50多公里,耗时9个多小时才能从贵阳抵达重庆。
  
  在最繁忙的时刻,老川黔线每天通过的列车超过75列,是西南铁路网运输最繁忙的单线铁路之一。每天通过川黔铁路旅行的旅客有4万多人,货物有8万多吨。
  
  从渝贵铁路开通的这一刻起,老川黔线将不再承担客运列车运输任务,渝贵铁路将取代服役50多年的川黔线,并将重庆至贵阳的铁路运行时间从原来的10小时压缩至2小时。
  
  在建设者看来,渝贵铁路架设于崇山峻岭之间,施工难度极大,从2010年10月23日正式施工,到2018年1月25日建成通车,耗时长达7年。铁路全线共修建桥梁209座、隧道115座,平均每公里就有一座桥梁和隧道。今天,蜀道不难,黔道更易。渝贵铁路北连成渝高铁和兰渝铁路,南接沪昆高铁、贵广高铁和黔桂铁路,在贵州境内形成纵贯南北、横跨东西、四通八达的现代化铁路网,更打通了西部地区北上和南下通道,将帮助贵州、重庆、四川、陕西等省市加速融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