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内蒙古 > 满洲里 > 阅读正文

中东铁路寻迹跨境自驾游熟悉又陌生的贝加尔湖

2017-9-29 14:33:00  来源:今日爆点  我要评论

 

  昨天清晨还在贝加尔湖奥利洪岛上伴着李健《贝尔加湖畔》的音乐,听着湖水波涛汹涌,看着绯红的朝霞在小教堂上空晕染,午间在去往伊尔库茨克的山路上邂逅初雪邂,而今天上午我便回到了秋暖的哈尔滨。刚刚过去的贝加尔湖畔的日子,仿佛就是一场梦。

  过去听到贝加尔湖最多的是“受西伯利亚贝加尔湖冷空气影响……”的天气预报,觉得贝加尔湖是那么的遥远。去了才知道,远的只是距离,近的是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西伯利亚风情。

  作为“中东铁路寻迹跨境自驾游”的一个部分,我从境内中东铁路滨洲线的终点满洲里出境,途经阿金斯克-赤塔-乌兰乌德-伊尔库斯克-奥利洪岛,一路乘汽车行走十天、2500公里,完成了一次期待已久的“走进贝加尔湖,感受西伯利亚风光民俗风情游”的秋季采风。

  现在,它是一条火热的旅游观光线,而在历史和地理上,它还是一条重要的铁路经济命脉。

  应该说,之前行程的俄罗斯风情小镇,都是走进贝加尔湖的铺垫。而当从乌兰乌德驱车向着伊而库茨克行进中,便开始与贝加尔湖一路并行,与之相伴的还有世界十二大奇迹之一的与中东铁路相连的横跨俄罗斯东西的铁路干线,西伯利亚大铁路。

  最初走近贝加尔湖是站在那个灯塔纪念碑前,湛蓝的天空上白云像礼花般的绽放,那湖宽广得看不到边,那水蓝得清澈透明,它的博大让人觉得这本该就是大海。

  直至车行在山间公路上,回眸那一泓与山间村庄相伴的平静湖水,让我才找到了梦想中的贝加尔湖。

  而当我们乘船将自己镶在贝加尔湖上时,我看到浩瀚的湖水开始波涛汹涌,阵阵吹来的湖风充满了寒意,让人不禁全付武装御寒,贝加尔湖又以一种陌生的感觉出现。

  终于到了一路期待的奥利洪岛,停留在湖仁尔小镇。而那天黄昏却乌云低压,寒风袭面,让人望而却步。翌日清晨又下起冷冷的小雨,别说看日出,走出室外冷雨清风瑟瑟,忧郁的天气,压抑着跃跃欲试的心情。

  再也睡不着了,索性翻开随身带着的那本《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的书。读着白落梅默默的心语,我突然意识到,这样的经历便是我与贝加尔湖注定的一场相遇,不仅见到了它安静的蓝,还在感受它的忧郁甚至有点狰狞的一面。也许,这才是真正的贝加尔湖,熟悉又陌生的贝加尔湖,有着七情六欲的贝加尔湖。

  这就是我与贝加尔湖注定的一场相遇。于是,我开始心安了。

  雨停了,我们乘岛上专用的叫做“袜子(瓦斯)”的越野车上,在崎岖的山路上一路颠簸,去了奥利洪岛上所有引人的地方,布尔汗、勇士崖、合波角、情人石。

  两个石崖形成了一个心形,人们称它为情人石。有人说,最美的爱情就是带你去贝加尔湖。

  无论你是年轻,还是年老,相伴着来一次贝加尔湖,让月光把爱恋,洒满湖面。

  返途中在萨满岩多数伙伴都下了车,我早晨已去过了便决定返回住地整休下。喝了杯姜汤清寒,又喝了杯咖啡解乏,然后步行去萨满岩看日落。

  这是此次出行第一次独自一人的流连,伴随着耳机里多个版本的《贝加尔湖畔》的播放,我悠然的走在湖边的山坡上。向左可以远眺宽广的湖水和远处的雪山,向右可以看到饮烟袅袅的村庄,而这时久违的阳光出人意料地穿过云层,漫漫地照在了萨满岩上。

  夕阳没有期待的那样火红,但阳光喷射在石崖上,照着人们翘首望落日的剪影时,那洒下的光芒还是把山间映得泛出了金晖。

  那一刻,我既激动,也很平静,我第一次拿出了随身带着的自拍杆迎着夕阳拍下了捂得严严的脸庞。

  我要记录下这一时刻的幸福模样,这个黄昏里的美好记忆。用伙伴的话来说,就这一张照片,贝加尔湖之行就来得值了。

  中东铁路寻迹跨境自驾游线路:

  伊尔库斯克-满洲里-哈尔滨-绥芬河-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涉及到20多个城市和节点。

  俄罗斯贝加尔湖采风线路:

  满洲里-俄罗斯阿金斯克(290公里)-赤塔(270公里)-乌兰乌德(610公里)-伊尔库茨克(410公里)-奥利洪岛湖仁尔(350公里)-合波角(50公里)-伊尔库斯克(280公里)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