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广东 > 中山 > 阅读正文

“世纪铁路、一朝圆梦” 兰渝铁路正式开通在即

2017-9-28 14:05:00  来源:兰州日报  我要评论

 

  9月29日,备受瞩目的兰渝铁路即将全线贯通,在重庆北与宁蓉线、渝怀、渝贵铁路,在南充西与达成线,在广元与西成高铁、宝成线,在兰州与兰新高铁、兰新线、青藏线、陇海线、包兰线、中川城际铁路衔接,形成西部地区四通八达的路网,连接中西部地区多个经济中心与工业城市,形成了进出西北、西南地区的便捷通道,大幅度压缩了旅客列车运行时间,不但完善了我国西部地区铁路网建设,还有效缓解了陇海线兰州至宝鸡间以及宝中线能力不足的矛盾,在我国西部路网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对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兰渝铁路立项的“前世今生”

  1994年5月9日,苍溪县梨都宾馆4楼,一块“争取兰渝铁路立项上马协作会秘书处”的小牌子,拉响了申请修建兰渝铁路的汽笛。同年10月,一份3页半正文、9页盖有68枚地县两级党委、政府印章的《关于申请新建兰渝铁路立项的报告》,上报四川、甘肃省政府以及国家原计委、原铁道部,实现良好开局。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部委、铁路沿线省、市开始关注兰渝铁路。1997年7月,甘川渝三省市联合成立兰渝铁路筹备领导小组,由三省市计委共同组织协调小组推进工作。至此,兰渝铁路由民愿行为转变为甘川渝三省市政府职能行为,兰渝铁路的立项进入实质性阶段。

  在争取兰渝铁路立项上马的过程中,陇南市发改委重大项目办科长杨春梅说,他们想尽了一切可以使用的方法和力量。“兰渝铁路沿线的25个县(市、区),不少是革命老区,出了不少红军老英雄,为了进一步加快兰渝铁路这条大通道的立项步伐,当时协作会联络请求他们向中央写信,以引起最高层领导的重视。”杨春梅说,那时候为了找见一位老同志要来回几趟,有时要等几天甚至十几天。“在南部县,秘书处的同志找到一位老红军,她当时重病在床,是她的家人将她扶起来握着她的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3天后,秘书处的同事还没离开南部,那位老红军就去世了。”杨春梅介绍,共有105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在这份言辞恳切的“建言书”上签名。

  1999年3月,朱?基总理在老红军恳请修建兰渝铁路的信件上作出批示:请国务院有关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研究。时隔一年,2000年全国“两会”期间,朱?基总理在甘肃代表团听取了兰渝铁路专题汇报后说:“兰渝铁路应该修,它像南疆铁路一样,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我管拿钱,具体事宜,你们要和铁道部多联系。”

  经过不懈努力,兰渝铁路立项日渐明朗。据了解,从1995年至2000年,甘肃、四川、重庆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连续五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新建兰渝铁路,议案、提案、专题发言达192份。2005年3月13日,原铁道部与甘、川、渝三省市就建设兰渝铁路举行会谈,签署了《关于兰渝铁路建设的会谈纪要》。从此,兰渝铁路建设准备工作拉响了汽笛。至此,兰渝铁路项目立项上马也尘埃落定。

  2006年6月,兰渝铁路预可行性研究审查顺利通过。2007年5月12日,国家发改委以“发改交运[2007]1122号”文件,就铁道部和甘肃、四川、重庆三省市人民政府《关于报送新建兰州至重庆铁路项目建议书的函》予以批复,同意新建兰州至重庆铁路。2008年9月26日,兰渝铁路建设大幕开启,“战场”在陇上江南、女皇故里、巴山蜀水、渝州大地之间一线铺开。“这条路争取的实在太不容易了。”杨春梅感慨地说,从争取立项到建设,如今马上就要全线通车了,她的心情也是无比激动,“通车后我一定要首趟体验,感受兰渝铁路的时代意义。”

  摆脱“富饶的贫困”让大山变金山

  处在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秦岭山地之间的陇南,是大西北通往大西南的“门户”和枢纽。然而,因境内山大沟深,重峦迭嶂的地形结构,造成了陇南山阻水隔的封闭环境,成为制约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瓶颈”。就连唐代诗人李白,也曾在著作《蜀道难》中无奈发出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叹息。然而,兰渝铁路的开通,让火车从兰州出发,穿行大山深谷,经定西市、陇南市多个县区,呼啸南下,越过白龙江,直达嘉陵江畔,穿越了六盘山区和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这条名副其实的“扶贫线”,是沿线数百万群众挣脱崇山峻岭困顿,告别贫穷、奔向小康的新起点。

  20年前的1996年,陇南市宕昌县阿坞乡各?村村民杨尕女的二女儿出生,由于山大地少,缺钱乏粮,她有时不得不抱着孩子到周边村庄去乞讨。但这个贫困之家也有梦想--杨尕女的丈夫在自家土坯墙上,用炭条画下了一列火车。他们一家期望火车能通到家乡,带他们走出大山、走向富裕。对于和杨尕女一样的甘肃南部山区群众而言,出行是长期以来最大的难题。在地处秦巴山区深处的陇南,青泥岭、阴平道、祁山道等古“蜀道”的遗迹和地名,见证了当地行路之难。

  在陇南,山大沟深,重峦迭嶂,山路崎岖,行车缓慢,当地群众说两个地方有多远,往往说的是还有几个小时。“看起来很近,走起来很远”是对当地出行的最真实写照。尽管历史上陇南是连接我国西南和西北地区的重要通道,但由于山阻水隔,当地群众出行极为艰难。

  行路难也制约了当地群众的脱贫致富。陇南市位于甘肃省最南端,物产丰富,花椒、油橄榄、核桃和中药材等特色农产品在全国都能叫得响,但过去由于不通铁路和高速公路,农产品远离大市场,村民苦守着“富饶的贫困”,只能在乡镇集市上提篮叫卖,收入微薄。

  去年12月26日,兰渝铁路岷广段开通运营。同日,陇南电商体验馆开门纳客。谈到陇南电商体验馆建设的初衷,市商务局局长左占高介绍,“陇南号”火车的开通,是陇南人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陇南几代人的努力、几百年期盼的大事。火车开通以后,南来北往的旅客增多了,客流量变大了,是宣传陇南、推介陇南难得的机遇。

  宕昌县哈达铺镇召藏村的小伙子李伍彦就是个网店主,他把周边几十户贫困群众的当归和黄芪等中药材拿到网上推介和销售,去年销售额就有40多万元,贫困群众每斤药材的售价就能高出3块钱。“网销成本中,快递费占了大头,平均每笔就要15块钱。”李伍彦细细计算说,火车一通,快递费就能降一半,可以让贫困群众收益更多。

  橄榄油,这种从国外引进种植的“洋植物”,已经在陇南白龙江两岸的河谷里广泛种植,成为当地群众的“致富树”。2016年,陇南市油橄榄种植面积达到50万亩,成为我国最大的油橄榄种植基地,20万贫困群众从中受益,人均增收超过2200元。武都一家油橄榄企业的总经理李建科说,用火车发送,每吨橄榄油运到北京的运费将从原来的1500元下降到400元。“火车一通,游客有望成倍增加。”宕昌县官鹅沟大景区管委会主任王福全说,过去由于交通不便,陇南许多“原生态”美景藏在深山人未识,而最近几年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游客纷至沓来,旅游收入连续三年翻番。据统计,去年宕昌县旅游业带动脱贫人数将占到全县脱贫人口的五分之一。

  兰渝铁路是一条“扶贫线”,沿途经过13个国家扶贫重点县,4个省级扶贫重点县,经过许多革命老区、贫困山区、少数民族地区。兰渝铁路全线开通后,飞驰的火车从家门口经过,数百万群众将直接从中受益,让他们更加便利地走出大山,拥抱外面的世界。

  “姚渡”小站带动大旅游

  姚渡车站,是一个只办理客运业务的四等小站,车站距离国家4A级风景区青木川古镇仅仅只有8公里。青木川古镇,因其地处陕甘川三省交界处,西连四川省青川县,北邻甘肃省武都县、康县,素有“一脚踏三省”“鸡鸣三省”之誉。古镇青木川自然和人文景观众多,特别是明、清、民国等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古建筑群,人文民俗传奇吸引古往今来不少人前来观光题咏。

  转眼间,兰渝铁路就要开始运营,这对于姚渡当地人来说,“姚渡”两个字好像立马家喻户晓了。以往,虽然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但青木川古镇的交通不方便,公路山峦迭嶂、蜿蜒崎岖,交通是青木川古镇旅游发展的一大“心病”。在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青木川镇管委会主任肖义恩看来,是交通不便阻碍了旅游业的发展,“古镇风景美如画,每日旅客接待量应该远远不止2万人。”这种状况,随着兰渝铁路的全线开通而有望改变。因为最近的肖义恩就为一件事快要“磨破了嘴”:众多旅行社向他咨询兰州周边游客乘坐火车到姚渡车站能不能办理团体票包车的业务,但因为具体接待方案还没有出台,他一一向旅行社解释。“兰渝铁路全线通车后,我们计划加强一些基础设施建设来满足游客接待需求,预计景区最高峰的日接待量将达10万人。”肖义恩说,“等全线一开通,我们就积极与兰州铁路局对接,努力推介旅游产品,争取能开几趟兰州车站至姚渡青木川古镇旅游的专列,让古镇的传统文化搭上兰渝铁路这条‘新干线’,走得更高、更远!”

  近年来,旅游是青木川古镇等周边村庄未来的主导产业。青木川城镇建设规划中显示,将借姚渡车站做足旅游“文章”,带动古镇大力发展旅游业。尽管车站不大,但这个大山里的小站,正在“载”着古镇驶入旅游发展快车道。在古镇开宾馆的张先生说:“等到兰渝铁路全线通车,青木川会借着越来越便利的交通条件,吸引更多人流、物流、经济流,使这块美丽、富饶、神奇的风水宝地得到人们的青睐,我们的日子也会更加红火。”

  嫁到兰州的重庆女孩:“等了8年多,终于等到了开通”

  “2006年,我离开重庆前往兰州求学,记得当时没有直达车,我和父亲先从重庆坐火车到成都,再从成都买票辗转到了兰州,一千多公里的路程,用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才走完。那时候的感觉就是,甘肃好远,兰州好偏。”谭安丽,一个在兰州已经生活十年多的重庆人,往返于兰州与重庆之间成了多年来让她疲于奔波的一件事。“大学期间,每到寒暑假回家多是从西安、成都转车,因为经过兰州到重庆的两趟车是从新疆和拉萨发来的,多数是车票在始发站已经卖完。来回转车、住宿无形之中又增加了经济负担,路途花费了更长时间。那时,对每个在兰州上学的重庆人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期盼兰渝铁路能快点通车。”

  2010年,大学毕业后的她留在兰州工作,找的男朋友也是兰州人,尽管她早已习惯了来回二十多小时的两地奔波和春运期间抢不到火车票的焦急,但对于在重庆的家人来说,兰州的时空距离还是太远。“那时候,我就安慰他们说,兰渝铁路已经开建了,再过两年兰州到重庆坐火车只需要六七个小时,周末就可以回来。家人也看到了希望,勉强同意了我和男朋友的交往。”谭安丽说,那时候,最期盼的就是兰渝铁路能早日通车,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结婚了。

  然而,直到2014年,实在等不住兰渝线“拉锯战”的谭安丽和男友,决定先办婚礼。由于兰州到重庆只有隔天开行的过路车,车票极其抢手,又加之路途遥远,所以两地的婚礼都只有双方父母参加,亲戚朋友几乎没怎么邀请。谭安丽的父亲说,“要是兰渝铁路通了,娘家人怎么也得来一火车皮。”在简单的结婚之后,最让人为难的就是每年春节回家。由于路上耗费的时间太长,每年都只能选择在一方父母家过年。过年回家,火车票买不上,飞机票太贵,自驾太累,真是心力交瘁。

  “2016年12月26日,兰渝铁路岷县至广元段正式通车,这一天又恰逢我的生日,还专门驱车到岷县,坐上从岷县到陇南的首趟列车,体验了一把兰渝列车。”谭安丽说,由于胡麻岭等高难度隧道的问题,岷县到夏官营站迟迟没有通车,春节期间买不上兰州到重庆的火车票,狠狠心买了全价机票回家。“我们全家人都翘首期盼兰渝铁路能早日通车。”

  2017年6月19日,兰渝铁路胡麻岭隧道成功贯通。为了这一刻,她和铁路工人们一样等了8年多。这座千里兰渝线上最后一座贯通的隧道,标志着兰渝铁路全线通车进入最后阶段。今年9月9日,兰渝铁路夏官营至岷县段进入动态验收阶段,标志着兰渝铁路全线贯通进入倒计时。“许多朋友向我转发了这一消息,因为他们知道,我一直在盼望这条铁路的开通。而几乎同一时间,我也在亲戚朋友中将这一消息‘奔走相告’,相邀大家一起体验这条即将联通西南西北的交通大动脉。”谭安丽说,随着兰渝铁路的即将开通,她已买到首躺从兰州发往重庆的车票,“火车开了,让我与重庆的家人离得更近了,早上吃一碗热腾腾的兰州牛肉面,晚上就能吃到妈妈炒的老腊肉了,对我来说再也不是梦想。”

  兰渝铁路建设大事记回顾:

  100多年前,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提出建设兰渝铁路的宏伟构想;

  1994年5月9日,川甘各市县成立 “争取兰渝铁路立项上马协作会”;

  1997年7月,兰渝铁路筹备领导小组成立;

  1999年3月23日,朱?基总理在老红军恳请修建兰渝铁路的信件上做出批示;

  2005年3月7日兰渝铁路纳入“十一五”建设计划;

  2005年3月13日,原铁道部与甘、川、渝三省市签署《关于兰渝铁路建设的会谈纪要》;

  2006年6月,兰渝铁路预可行性研究审查顺利通过;

  2007年5月,工程正式立项;

  2008年9月26日,工程开工建设;

  2014年7月30日,南充东至高兴支线胜利实现了开通运营;

  2014年12月30日,重庆北至渭沱段胜利实现了开通运营;

  2015年12月30日,广元至渭沱段胜利实现了开通运营;

  2016年6月28日,兰州东至夏官营段胜利实现了开通运营;

  2016年12月26日,岷县至广元段胜利实现了开通运营;

  2017年9月29日,兰渝铁路全线正式开通运营。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