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直辖市 > 天津 > 阅读正文

“复兴号”高铁首次暑运纪实

2017-8-4 10:48:00  来源:人民网  我要评论

 

  7月1日,2017年铁路暑运正式拉开大幕。全国铁路实施新的列车运行图暨暑期图,高铁实施高峰运行图,暑运截至8月31日止,共62天。令人兴奋的是,今年暑运有4对高铁列车使用“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分别为北京南?上海虹桥G1/G142次、G107/G4次、G143/G2次和G3/G12次。这也是“复兴号”诞生以来首次迎接暑运大考。

  如今,暑运已经过半,“复兴号”也于7月27日开始了时速350公里的体验运营。预计在今年9月,京沪高铁“复兴号”将提速至350公里/小时,正式上线运营。届时,京沪高铁全程运行时间将缩短至4个半小时左右。

  日前,记者跟随“复兴号”体验了一次暑运,车厢里穿着制服的铁路人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鲲鹏包乘组的主心骨:爱唠叨的“火鹏”

  “火鹏”是列车长,确切地说,是京沪高铁“复兴号”北京南-上海虹桥G1次1-8车厢“鲲鹏包乘组”的列车长。

  “鲲鹏包乘组”,原服务于G19次高铁列车,因业务能力出色,组员之间配合默契,经过层层选拔、考核,现原班人马调至京沪高铁“复兴号”,负责为旅客提供包括检票、引导、补票、接餐(“复兴号”高铁开通了网上订餐服务)等一系列发生在车厢内,与旅客有关的事务。

  “火鹏”本名缴大鹏,标准80后,是北京铁路局天津客运段的员工。“火鹏”这个名字,是乘务组里的小伙伴送给他的戏称,至于原因,也是有点令人啼笑皆非。

  “咳,别提了!我这个人吧,一上车就容易碰见各种突发状况。像什么旅客突发疾病,乘客遗落巨额现金,列车故障停运需要临时换车型,简直就是数不胜数!2016年暑运的时候,光空调故障我就赶上了3次!结果现在,需要我替班的时候,别的乘务组都嘀咕:‘大伙儿静静心,打起精神来,缴车长来了’,实在是太火了!大家就叫我‘火鹏’了”。对此,缴车长也有点无奈,能试的办法都试了,鞋里踩着一副红鞋垫,腰上缠着红绳,“复兴号”首发的时候,还专门随身带了俩苹果,“这种大日子口,得加装备!管用,真的管用!”

  虽然自觉有点“衰”,但是“火鹏”深知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麻烦”,让“鲲鹏乘务组”的每一个人都迅速成长起来,从曾经需要他手把手地“传帮带”到现在即使他不在跟前,也能够独当一面,把突发事件处置妥当。

  缴大鹏坦言,“外人眼里,我是车长,其实这只是分工的不同。在我们乘务组内部,大家是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在组员眼中,缴车长是大家伙儿的主心骨,“除了有点絮叨,跟强迫症似的”,话外音有来自小伙伴的吐槽。

  “咳,我对特别重要的事情就会多确认几次,反复询问,既是提醒他们,也是提醒自己”,缴车长完全没有不好意思。作为乘务组的引领者,“火鹏”对组员们从工作方法到服务理念,事无巨细地高标准严要求。在他看来,只有严谨扎实的工作作风,才能造就不断进步的“鲲鹏包乘组”,才能真正做到“人民铁路为人民”。

  “安稳平凡地度过每次旅程”

  朱敏莎是大学生乘务员,属于我国铁路人才储备“五年培养计划”的招收范围内。她毕业于湖南理工学院英语系,辅修法语,90年生人,是个简单快乐的湖南姑娘。

  小朱活泼俏皮,特别爱笑。每当缴车长交代布置工作的时候,她都会轻快又脆生生地回应一句:“好哒!”

  朱敏莎从2012年开始就进入高铁系统做乘务工作了,列车在一条线路上往返,会遇到很多有意思的旅客,有好为人师者,会拉着小朱滔滔不绝地帮她规划人生;也有古道热肠者,在小朱遭受误解,平白被投诉时,挺身而出为她打抱不平。

  小朱说,“这是一份很平凡、普通的工作。我们为旅客服务,苦了累了都不要紧。有时候,旅客的一声‘谢谢’,或者在我们被为难被误解的时候,多帮我们证明澄清一下,心里就会觉得很暖”。

  对乘务员来说,安安稳稳地度过每一次出发,比跌宕起伏更令人安心。

  “行车无小事”

  在高铁列车上,列车长都会进行车厢巡视,应急备品检查,防火防爆备品,灭火器,洗手间,以及行李架的整理等等。而跟在列车长身后的同行者,则是本次高铁列车的守护神:随车机械师。

  江涛也是80后,比“火鹏”还要长上几岁,从2010年开始就是机械师。每一列高铁列车配备一名随车机械师,所有不明原因造成的减速、停车,都需要机械师下车进行确认、判断、排查、解决,确保高铁每次驶出驶回都能够高速平安。

  据江涛介绍,高铁运行中常见故障排查包括空调、洗手间,制动装置等设备;而突发情况则往往“人算不如天算”。

  江涛回忆起一次高铁急停,“那会儿是冬天,也是在京沪线上。作为机械师,我们对车上每一个小变化都有一种职业化的感知。晚上8、9点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巨响,然后我下意识地开始往司机室跑,还没等我跑到,车就停了”,原来司机在驾驶途中感觉到撞击,动静很大,却因为夜晚视线不清无法判断,出于安全考虑采取制动,由机械师下车查看。

  江涛穿好防护,下车的时候才惊觉高铁停在高架上,水泥墩码放的台阶踩上去还晃晃悠悠的,手电穿过缝隙可以看到桥下30米,“我们停在半空中了”,江涛乐呵地说。

  经过排查,是大鸟撞在了雨刷器与灯罩之间,江涛拍照留存,确认车体无损坏,再返回车厢通知司机开车。“我记得那一次排查,只晚点了28分钟”,江涛说。

  “列车长是跟人打交道,高铁司机跟线路打交道,我们是跟机器打交道。平时,旅客看不见(我们),也没啥存在感。但是,行车无小事,我们身上肩负的是整车人的生命”,江涛沙哑的声音里有不容置疑的坚定。

  “南站幸福路”

  早上9点出发,“复兴号”再回到北京南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当旅客们如潮水般涌出车厢,逐渐散去,乘务组将座位上的头枕片摘下来送去清洗消毒,同时检查有无旅客的遗失物品。离开车厢后,每人负责一部小推车,车里装着未使用的备品,送到仓库保存。

  从站台通往公寓的道路叫“南站幸福路”。当夜色阑珊走在“幸福路”上,每个人在工作中被误解的委屈,被为难的憋屈,一时间五味杂陈,感慨万千。乘务员也好,列车长也好,也都是普通人,然而,当穿起这身铁路制服,纵然有再多的个人情绪也要靠职业的责任感一一化解,这也正是每一个铁路人身上的不平凡。

  每天,缴车长带着他的“鲲鹏包乘组”迎着日出披着星月,往返在“幸福路”上,往返在京沪之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