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贵州 > 凯里 > 阅读正文

铁路女上水员:烈日下的列车“解渴人”

2017-7-27 15:11:00  来源:央广网  我要评论

 

  7月25日,已入伏的贵州凯里地区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烈日炙烤下的凯里火车站,像一个“大蒸笼”,酷热难耐。

  而站台下、线路间,一抹娇小的黄色身影在股道间的石板路上来回奔跑,不停地重复插管、给水、拔管、整理的作业流程,为列车水箱“喂饱”清水,保证乘客饮用热水、洗漱、如厕的用水需求,让旅客在炎炎夏日清凉出行。

  这抹娇小的黄色身影,是凯里车务段凯里火车站的女上水员,黄帽子、黄马甲、胶手套是她们的工作“装备”。铁路上水员是人们鲜有耳闻的职业,作业范围属于旅客视野的盲区,不直接跟旅客接触,却时刻守护着列车水箱的水位线。当日,记者走进凯里火车站上水组,了解这份被誉为“火车站最辛苦职业之一”的工作,体验上水作业的“冷暖”生活。

  据了解,凯里火车站是沪昆线贵州东段350余公里铁道线上唯一的补水站,一昼夜承担30趟500多辆客车的给水任务。现有上水员28人,每班7人,平均年龄44岁,全部都是女性。张官菊是凯里火车站上水组一班班长,今年已经48岁,她和班组姐妹们干着男职工都畏惧的辛苦活,她红彤彤的脸颊上,明显可以看出烈日的威力。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工作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张官菊朴实地说,“高温天气不可怕,气温再高就是40多度,怕的是晒得滚烫的铁轨、石渣、水管,还有水管里面的水。”

  在烈日炙烤之下,暴露在阳光下的铁轨、石渣、水管大量“吸热”,温度往往比气温高出许多,尤其是水管金属部分,空手根本无法触碰。而水管里面的水,经过高温煮沸,差不多和开水一样滚烫。张官菊和班组女队友必须“全副武装”,穿着长衣长裤,外穿黄马甲,头戴黄帽子,手戴橡胶手套,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躲避高温烈日的“荼毒”。“走路石头扎,四季湿鞋袜,夏季热浪蒸,冬季寒风刮。”这首打油诗是列车“上水员”的工作真实写照。

  “K112次列车准备进入3站台,请做好接车准备!” “收到,上水组明白!”11时53分,伴随着电台里传来的列车预告准备信息,张官菊抓起对讲机回答后,她和班组姐妹整理工作服,核对上水计划,统一出务上站台、下股道,提前走到预定位置立岗接车。

  10分钟后,K112次列车准时在站台停妥,站停时间只有5分钟。张官菊和班组姐妹迅速行动,先将水管逐一插入注水口,使水管自动加注清水,等待列车水箱加满水,再拔下水管,最后整理摆放水管位置,方便下一次上水作业。 “立岗、接车、插管、上水、拔管、摆管”,一系列动作看似简单,却必须小心谨慎,必须在列车站停时间内,争分夺秒地完成18节车厢水箱上水任务,不容任何失误。“列车水箱在上,注水口在下,水流依靠水管里面的强大压力注入水箱。”张官菊介绍说,“一旦水管接头插入注水口角度偏移就会脱落,喷射的水流可能飞溅到股道上方高压线,后果不堪设想。”

  “上水是集苦、脏、累、险于一体的工作。”凯里火车站客运副站长刘晓梅说。一节车厢25米左右,张官菊和班组姐妹平均每次负责4节车厢上水,每逢一次上水作业,对她们都是一场百米赛跑。短短几分钟内,几个来回“折返跑”下来,高温蒸出的汗水加上拔管飞溅到身上的溢流水,让张官菊和班组姐妹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而她们身上那些污渍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自来水,只有额头上那不断往下掉的汗滴见证其工作的辛苦。

  一根水管加上存水重大50多斤,反复操作对体力消耗很大。不论冬夏,上水员在酷暑寒风中一站至少20分钟,如果遇到列车早点或晚点,就得站上更长时间。除了辛苦,在股道间上水作业还很危险,脚下是石砟,一不留神就可能崴脚,还有列车进站、货车通过产生的强大气流吸力,可能将人吹得摇摆起来。列车飞溅出来的粪便迸溅到身上也是常有的事儿。

  “辛苦我一个,方便千万旅客。”这是张官菊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虽然上水苦、脏、累、险,但她和班组姐妹很热爱这份工作。“天气炎热,车上旅客洗漱、喝水、泡面,以及餐车用水,列车水箱水位消耗很大。”张官菊笑着说,“一想到旅客拧开水龙头就能掬一捧水泼洒脸面,享受清水带来清凉的惬意,就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