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直辖市 > 上海 > 阅读正文

高温下的坚守--铁路上海站的调车人

2017-7-22 10:02:00  来源:海峡之声网  我要评论

 

  海峡之声上海7月21日讯(记者王倩通讯员:胡熠华)2017年7月21号,上海连续几天的高温再创新高,突破了40度。在这暑气熏蒸的盛夏里,铁路上海站有这样一群默默坚守的调车人,他们战高温、斗烈日,每班工作12小时,24小时轮流坚守岗位,为保障列车的安全有序运行贡献自己的力量。

  客运值班员虞广生与检票口确认放客情况

  站台上的“指挥家”

  早晨8点多,太阳就已近高悬在天空,活像一个大火球,灼热、耀眼,大地像被烤焦了似的,一切生物都像在蒸笼里,闷热难忍。而56岁的客运值班员虞广生已在站台上来回的穿梭多次,太阳光直落到他的脸颊上,晶莹的汗水如同雨水般从他的脸庞下不停的滴落,沾湿了他的衣裳。

  “检票口,6号站台G7038次列车可以放客。”虞广生手拿对讲机说着。而刚把这一趟列车送走,不到10分钟又有列车到达车站。从早晨7:30上班开始,8:00、8:35、8:51、9:05……一趟又一趟列车陆续到达、驶离站台,直到下午1点,21趟列车、连续的5个小时高强度作业,期间连回休息室喝水的功夫都没有,只有把杯子放在一个角落里,等稍空闲的时候,才能喝一口已被高温蒸成温热的水。

  随着暑运的来临,上海站旅客数量的节节攀升。虞广生的工作强度又比以往有又提升了一个台阶,虞广生负责的是上海站6、7道站台的接发列车作业。但是上海站列车既有动车高铁又有普速列车,上海站的动车高铁从达到至驶离仅仅只有20分钟时间,而在这个20分钟时间内,虞广生需要引导全车的旅客进出站、联系保洁人员清洁车厢、防护扶梯以免发生意外等工作,并需要时刻注意着是否有突发事情发生,这可谓是工作强度大、工作难度高。而遇到普速列车时,则需要到列车最前部确认机头是否已经连接,因为这关乎列车的空调能否好好运转,也关乎旅客乘坐列车的舒适性,而一天下来,虞广生徒步步行30000多步,一个暑运下来就是整整走了上海至北京的单程的距离。

  19点30分,一天的工作结束了。他脱下了全是汗渍的工作服。这样的工作强度让一个年纪轻轻小伙子来也吃不消,但是他说:“虽说12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但是看到车站安全运行感觉自己的汗水没有白流。”

  客运值班员虞广生正在与G7054次列车列车长做交接工作

  “推箱子”的人

  随着暑假的到来,上海站增开旅客列车,列车编组、车底取送的工作量也随之加大,调车组四个人白天要取送车底40多趟。为了让旅客能更早地登上列车,享受车内清凉的空调,调车组较之前提前10到15分钟将车底送至站台,加快了他们的作业节奏,休息时间也大大减少。

  中午11时多,铁路客技站,刚刚送完Z39次列车车底的调车长朱友良带着调车组四个人,趁作业间隙赶到休息室,脱掉湿透的外套简单泡洗完晾好,扒完盒饭,喝完一大瓶盐汽水。稍作休息,就穿上已经晒干的工作服,来到线路旁,等待调机的到来,开始下午的作业。

  37岁的朱友良做调车工作已经12年了,但夏天的调车工作对他来说仍是一个挑战。随着上海地区的连续高温,车辆走行部、轮对故障高发,调车组每日都要进行“拆加”作业。所谓“拆加”作业就是,通过调机将停在线路上成队的车辆,按照编组计划拆解开,拉到不同的线路,将故障送至车辆段。用朱友良的话说,“‘拆加’作业就像‘推箱子’游戏,只不过游戏推的是箱子,我们推的是车厢。”最简单的一次‘拆加’作业,都要在不同线路上移动车辆四次,作业近一个小时。而作业最多的一天,朱友良他们调车组需要连续“拆加”作业四次,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客运值班员虞广生做好列车接发工作

  对于夏天调车作业,调车组人员还有自己的秘密武器:长袖制服、布手套、双层鞋垫。长袖制服不但可以防止他们被晒伤,而且由于机车车辆外壳都是金属,温度特别高,长袖制服和布手套还可以防止被烫到,调车工作人员常年脚踩调机上,双鞋垫会起到很好的隔热作用。

  “调车安全无小事,所有一瞬间的失误,都可能发生致命的后果,调车工作不仅是体力的磨炼,更是精神意志的考验。无论是严冬还是酷暑,只要有作业计划,我们都必须要立即执行,每一次作业,都是旅客安全正点出行的保障。”朱友良说。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