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湖北 > 天门 > 阅读正文

“老铁路”唤起的遥远回忆

2017-6-28 10:19:00  来源:今日头条  我要评论

 

  近日,阅读《我爱纺织城》6月24日所刊《这段老铁路,记录着纺织城的发展变迁》一文及照片之后,也唤起我的遥远的回忆。

  最早的回忆,当在1954年。

  因父母离异,我在城里上小学五年级。

  母亲已从咸阳国棉一厂,调到刚建厂的国棉三厂当教练工。

  我想念母亲,便来看望她。

  那时交通很不方便,还没修建长乐东路,也没?桥,只能乘车到十里铺或坐火车到灞桥火车站。

  而从十里铺或从灞桥车站,都不通公交车。

  所以,就只能沿着这条铁路专线走,然后到达三厂。

  等我看望完母亲回去时,母亲就把我送到堡子村铁路这,然后看着我顺铁路走好远好远才离开......

  再下来的回忆,就是1982年暑假了,也和这段老铁路有关。

  那时,我已在国棉三厂子弟中学当教师,教体育五年后因进修语文,便改教语文,秉任班主任。

  而初八二一班是我接的第一个班,相处三年,师生情深。

  故在初三毕业时,就想带班里学生去华山旅游,去真实领略“五岳归来不看山”及“西岳天下险”。

  而我因在1975年及1980年曾两上华山,尤其是后者,还是学校组织的军事夏令营去过华山。

  而学生也都看过电影《智取华山》,也知晓学校组织过去华山,故在毕业之前都想让我带他们去华山,以了结心中的夙愿。

  而我不愿给学生的心火泼冷水,也就答应了。

  幸好我有写日记的嗜好,翻找出1982年所写的日记,还有乘坐火车的集体代用票,在华山西峰服务社过夜开的发票及照片等,都保存完好,自然更有助于我的回忆。

  时间又回到1982年7月19日,学校刚放暑假,我和校团专干刘老师,在给要去的17名学生开会,宣布了要求及纪律之后,便让大家备足吃喝等食物及秋衣,然后下午6点在学校集合出发。

  这是因为,那时去华山,都是晚上乘坐火车,然后连夜进山,等天亮就可在北峰看日出。

  可那时,要到灞桥火车站,却不通公交车,于是我和刘老师就带学生沿着这条老铁路,一直走到灞桥火车站。

  进站后,上车买的集体代用票。

  列车长见我们人多,也不细点人数,19个人总共才花了64.6元(返回时47.5元)。

  我们晚7点上的火车,到华山已是夜11点了。

  下车后,看到的都是黑??的山影。

  走到华山峪山口处,买了门票(好像是10元),就开始进山。

  走着这我曾熟悉的山路,很是兴奋,但有几个女生在过山涧小河时,由于掌握不了身体平衡,所以不时有人跳进水里或跌倒。

  于是,不得不让男女生互相关照、搀扶,注意安全。

  回头远望,进山的赶路者,络绎不绝,手电筒的光柱忽明忽暗,很是壮观。

  等走过五里关,大家渐感足力不济,汗水湿衣,休息增多。

  但一停下脚步,顿感凉风习习,清爽无比。

  再倾听潺潺水声,仰望群山和稀疏明星,又顿生勇气,迈开脚步。

  又走过莎罗坪、青柯坪之后,总算来到了早已远离水声的回心石旁。

  在这里,长时间休息之后,又作了动员,便向千尺幢进发。

  虽是夜色朦胧,但远望千尺幢,犹如一窄长形洞穴镶嵌在悬崖绝壁之中,而通向顶段的石阶,看无尽头。

  我和刘老师一前一后,带领学生攀爬。

  攀至一半时,有几个女生回头下望,惊呼不已。

  我忙提醒他们不要下望,以免胆战心寒,影响攀登的信心和情绪。

  好不容易攀上了千尺幢、百尺峡,才抵达北峰。

  此时,天已大亮,师生在此合影后,又经过险要的“擦耳崖”,向素有“乘龙攀云”之称的苍龙岭走去。

  攀上苍龙岭,又来到“直上天梯”处,虽不像苍龙岭那样高如龙背,却是近似90度的直上直下。

  加之人多,有上有下,于是便在这里滞留较久。

  等正式攀爬时,全凭双手紧抓铁练上行。

  等到金锁关时,眼见还有爬不完的石阶,都迈不开沉重的双腿了。

  就这样边走边歇,捱到西峰,已是中午11点多了。

  好在西峰上有服务社可入住,睡大通铺,每人1.5元,也算居之不易,物有所值。

  分好床铺,大家因彻夜爬山未眠,故都倒头便睡。

  直到下午三四点钟,叫醒后到西峰合影留念。

  然后,又回服务社进餐、休息,养精蓄锐,第三天一早还要去登东、南二峰。

  令人遗憾的是,次日清晨,等我们气喘吁吁赶到东峰时,看到等观日出的游客已坐满山头,而天公却不作美,东方天空浓云密布,仅能望见一丝红光。

  失望之余,又只好向南峰走去。

  而那里,等看日出的人也不少,自然也看不到冉冉而升的朝阳了。

  遂向南天门走去,却听说有几个走得快的男生,已提前过了“长空栈道”了,这顿让我惊骇不已。

  因在出发时,再三强调不能到包括“长空栈道”、“鹞子翻身”及“下棋亭”等危险地段去。

  然等我匆匆赶到“长空栈道”时,三个男生已经上来,却见有几个女生站在铁练旁,探头向山下的深渊下望。

  我连忙悄悄上前,把她们一一拉向安全地方。

  然后告诉刘老师,催促大家赶快离开此处,以防不测。

  等来到“鹞子翻身”时,我站在路口,绝不允许一人通过......

  等我们又返回北峰,重下百尺峡、千尺幢时,才真真切切看清了这两个“天险”的惊魂之处,也惊叹多亏是晚上爬,看不清,否则真是走到“回心石”,就“打道回府”去了。

  下去时,我还是提醒大家,要倒着往下下,还是不要向下张望。

  等走出山口,又坐上开往西安的火车时,已是下午6点多,还是买的集体“代用票”。

  到灞桥火车站下车,仍沿着来时走过的老铁路,回到纺织城,此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

  回家后没几天,就见电视报道,华山进出山的山沟里发洪水了,还冲走了两个兰州来登山的大学生。

  闻知此事,我自然后怕不已。

  虽说我带学生上华山,是出于师生情深,热爱祖国的大好河山,但在安全方面却难有保证。

  同是教师的妻,也责怪我不该带学生去登非常险峻的华山,万一学生出事该咋交待?

  我自知理亏,无言答对。

  但从那之后,再也不敢带学生去华山了,而我自己也止步于“三上华山”之记录。

  “江山犹是昔人非”,如今35年弹指而逝,一看到照片上这些“老铁路”,就让我又思绪万千,心旌摇曳。

  “老铁路”尚在,而那些曾与我走此“老铁路”去华山的学生,怕也都年近半百了罢,想必他们也不会忘记这些陈年往事的......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