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江西 > 九江 > 阅读正文

潘际銮:轨道焊接接口造就300公里高铁时速

2017-4-25 10:25:00  来源:中青网  我要评论

 

  2016年1月,当南昌大学江风益从习近平总书记手中接过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证书的时候,相信他在心里一定会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南昌大学首任校长潘际銮。

  南昌大学前湖校区有一条路叫做际銮路,这个名字就是来自于学校的首任校长以及现在的名誉校长潘际銮。很多南昌大学学子曾多次听说这个名字,却一直都未曾见过这位让所有南大人都尊敬的“老校长”。

  潘际銮说自己这一辈子在教育上做了两件比较有成就感的事。一件事是把南昌大学建立起来,另一件就是在中国建立起了焊接专业。现在中国发展的很多大国重器项目例如航母、核电站,都与他创建的焊接专业紧密相关。他被称为中国焊接科学技术发展的奠基人。

  潘际銮接受采访。中国青年网记者开可摄

  84万个铁轨焊接头,无一有问题

  为什么过去的火车时速达到100公里都很困难,而现在可以达到300多公里?

  “因为是‘滑’过去的,钢轨之间焊接的接头没有了。”每节钢轨是100米,先在车间里将100米焊接成500米,再到线路上将长度为500米的不同钢轨铺成整个轨道。“对焊接口是有要求的,要非常光、非常平,像平路一样。”潘际銮连着用了两个非常,“就像高速公路一样,如果路面很平的话,车子就走得很稳。”

  在很多人看来,焊接就是一种普通的劳动工种,称不上高端,最多只是一门技术活。在潘际銮刚确定学习焊接专业的时候,他的夫人李世豫就在给他的信中提到:“我对焊接技术了解不多,但我的朋友和周边的人笑话我说:你男朋友学焊接?学焊洋铁壶、修自行车干嘛?”

  潘际銮坦言:“当时觉得焊接专业有前途,但是没有想到那么重要。”我国第一条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铁、第一座自行建设的秦山核电站都有潘际銮的功劳。

  我国第一条高铁是为2008年奥运会准备的,从北京到天津,方便运动员在两个城市之间往返。

  当时,修建这条高铁的时候,铁道部邀请潘际銮做焊接顾问,就是解决钢轨的焊接问题。从北京到天津的第一条高铁,一共有3800个焊接头。到2016年底,我国高速铁路营业里程达到2.2万公里以上,一共有84万个焊接头,没有一个出现问题的。

  核电站的要求更高,要求全部密封,不能有一点泄漏。1987年到1991年,潘际銮受国务院委托和核工业部聘请,担任秦山核电站工程的焊接技术顾问。

  秦山核电站是我国第一座自主研究、设计和建造的核电站。1987年年初,核工业部邀请国外专家参观正在施工的核电站。专家们发现工程中大量的焊接结构质量不合格。而焊接出现质量问题会导致核泄漏,这个危险可以说是“致命性”的。

  潘际銮临危受命,前去施工现场考察。停工、有问题的焊接结构推倒重做,这其中的困难不言而喻。潘际銮考察后与电站施工单位共同制定焊接结构、焊接性能及焊接工艺试验方案。这些措施实施后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使得核电站的建设顺利进行。1991年12月,秦山核电站并网发电。

  潘际銮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与人为善,助人为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坚持真理,不做违心事;知难而进,敢于攀登;团结友好,共同战斗;只求贡献,淡泊名利;潜心治学,宁静致远。中国青年网记者开可摄

  国家需要什么就做些什么

  西南联大、抗日、救国……这些词汇不时出现在潘际銮的回忆中,展现了一段青年学子在抗日战争喘息中求学自强的历史。

  “两首歌代表了当时学生的思想。一首是《松花江上》,一首是《毕业歌》。”《松花江上》唱出了因为战争而背井离乡的游子对家乡的思念,而《毕业歌》唱出了青年学子的志向,宁肯战死在沙场,也不当亡国奴。

  “当时想的就是抗日、救国、回家,只有打败日本人,我们才有出路,不然我们就没有出路,只能在云南。在云南我们就是一个难民。”潘际銮说,当时从西南联大从军的人很多,有1000多人参军,而且都是完全自愿。

  潘际銮一家从江西九江出发,路上走了三个月才到了昆明,“我是江西人,结果逃难逃到了云南。你说哪里是家呢?我们先到昆明,后来日本人打到贵州,我们就逃到滇西去了。日本人又打到滇西,我们从那边又跑回昆明。”

  在西南联大的时候,没有地方学习,学生们就跑到街上的茶馆去自习。“没有学习的条件。学校图书馆很小,在校学生两三千人,图书馆顶多坐两三百人。当地有很多老百姓开的茶馆,就在学校附近的街上。老百姓把自己家的门打开,摆几张桌子。西南联大的学生可以说是从茶馆走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潘际銮到南昌大学担任校长后,第一件事就是去考察图书馆。

  潘际銮现在已经90岁了,但是仍带领着清华的一个团队工作。每天的生活简单充实,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工作、科研。

  他总结自己一辈子学习有两个驱动力,年轻的时候是兴趣感,工作以后就变成了成就感。

  “年轻的时候喜欢看书。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在工厂给人看仓库。我就在门口的桌子抽屉里放本书。领导来了我就把抽屉一关,走了我就自己看书。工作以后就变成了成就感,完成一件事情以后我觉得很高兴。”中学六年,潘际銮换了6个学校,而且只读了三年,其余时间没有学校可念,全靠自学。

  或许正是因为从小就经历过战争的残酷,潘际銮深知一个国家对一个公民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说,只要是国家需要的课题,自己都愿意承担。

  “一个人一生总要做点事情,做成了心里就会很高兴。”“知难而进,勇于攀登”是潘际銮自己总结的行动准则之一。“第一个核反应堆,谁都不会做。我们花了四年的时间。从研究到制造到安装,上百人做了4年,最后也没有名利。”

  潘际銮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目标不是很稳。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怎么为国家做贡献。国家需要什么就做些什么,人活在世上为社会做贡献才是目标。

  潘际銮与夫人李世豫。中国青年网记者开可摄

  她不变,我也不变

  潘际銮今年已经是90岁的高龄,夫人李世豫也已80多岁。他们的生活和现在的年轻人一点也不“脱节”。潘际銮有自己的微信和QQ。拜访他的那天,潘际銮打着领带、穿着西装,笑意盈盈。客厅的电视正播放着电视剧《小别离》。潘际銮关掉电视招呼我们就坐,李世豫利索地泡茶。期间,打开的电脑还能听到QQ好友上线的提示音。

  潘际銮形容自己和李世豫的感情就两个字“简单”,“在恋爱的问题上不要花功夫,越简单越好。认定一个人就认定了,这样才能把心思放在工作和学习上。她不变,我也不变,生活很简单。”

  潘际銮和李世豫之间有一段五年的异地恋,两人就靠每周一封信增加感情。在电视节目《朗读者》中,潘际銮说:“我喜欢她我就辅导她了。”潘际銮说的是60多年前的李世豫。

  那时候,李世豫在武汉文工团工作了半年之后决定继续深造,一个人去北京考大学,找到了当时潘际銮的室友帮忙找住处。潘际銮就这样和李世豫见面了,就像潘际銮说的,喜欢她就辅导她了。后来,潘际銮决定去哈尔滨学习,没有和李世豫商量,说了一句我去哈尔滨就走了。五年之后,潘际銮回到北京,两人结婚。潘际銮说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

  在潘际銮家的客厅中摆放着很多照片,最显眼的还是那张潘际銮骑电车载着李世豫的照片。这张照片让很多人认识了清华园的这对“神仙眷侣”。

  两人相濡以沫50多年。聊天中每次提到李世豫,潘际銮就会说“老伴儿”。他说在家中有一条“规矩”:“我管钱,她管物。她不爱钱,不拿人家一分钱,我也不拿人家一分钱,要说我贪污受贿是不可能的。”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