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贵州 > 凯里 > 阅读正文

铁路“娘子军”:工作需要,我们义不容辞!

2017-3-23 14:44: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我要评论

 

  “这个看守点位于凯里至六个鸡之间的1821公里处,是全段3个I级防洪看守点,也是唯一一个全部由女职工看守的点。”2月的山间,寒风阵阵,肆无忌惮地砸在看守点的铁皮上。凯里工务段负责人带领笔者来到沪昆铁路贵州东段下行线1821看守点,脚下山险涧深,连绵起伏的大山回荡着火车的轰隆声响。

  常听人说,危岩看守工作不适合女人。然而,成都铁路局凯里工务段一支“娘子军”勇挑大梁,把爱奉献在荒凉闭塞的苗岭大山深处,盯控危岩、落石,确保列车安全畅通。

  组长石玉芬是最早加入看守组且干得最长的一位成员。当天值班的她和组员一起守着隧道口,时刻留意列车动向。“我们不仅要在岗位登记列车通过时间,检查危石处所,还要负责每趟通过列车的呼叫应答,双岗迎送,春运高峰期连饭都顾不上做,只能以方便面充饥,因为怕漏报列车,水也尽量少喝,减少上厕所的次数。” 石玉芬告诉笔者,组里四名女职工都是“铁二代”,家里距离看守点有十来公里,交接班的组员凌晨六点钟就得从家里出发,遇到下夜班得住在看守点。一干就快四个年头了。

  队里年龄最大的要数周宗英,48岁的她比较健谈,春节期间,周宗英夜班着凉,不慎患上重感冒,起床都很吃力。丈夫要她请一个班的假,在家输液治疗,她只悄悄到附近诊所打了一针,又偷偷跑回看守点。当丈夫回来发现她不在家时,满是心疼的无奈,可她却在电话里对丈夫说:“看守点一个钉子一个眼,必须到岗到位,这个工作除了坚守还是坚守。”

  石玉芬的丈夫身患重病多年,一直在家休养。“他非常理解我的工作性质,尽量不让我分心。我都没能好好照顾丈夫和儿子。”谈到此,石玉芬一脸遗憾和无奈。

  在石玉芬的带领下,笔者和交接班的看守工一起去看悬在铁道上、长期被照看的“石头明星”。“为什么不把危岩清除呢?”“怕滑坡,目前暂时还治理不了。”组员张春告诉笔者,“我们每隔1个小时巡查一次线路,观测危岩,看看危石有没有发生变化。一旦发生崩坍落石就在前后一公里处立牌子,写着1821看守点,司机提前呼叫,得到答复后才能通过。”

  有人说选择看守工作就意味着要以点为家,更意味着选择寂寞。石玉芬和组员们办公休息都只能在一间不足7平方米的看守房内,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就占去一大半空间。“工作空隙我们就在房后的小园子里种种菜,在铁路巡线工作也当锻炼。” 杨兴英笑着说。

  轰鸣的车轮和飞驰的列车是这里的一抹亮色,也成为“娘子军”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动力。石玉芬说:“只要是工作需要,不分年龄大小,我们都会义不容辞的冲在前方。”

转播到腾讯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