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西藏 > 那曲 > 阅读正文

Z918次列车上的小世界

2016-7-4 11:54:00  来源:中国证券网  我要评论
  青藏铁路开通10周年前夕,记者踏上Z918次列车体验一次天路旅程。
  
  早晨8点50分,伴随着清脆的汽笛声,拉萨到兰州的Z918次列车准点驶出站台。列车上,形形色色的旅客将在一个供氧的密闭空间里,共同经历一段不同寻常的高原之旅。朝佛回乡的老人、游览归来的游客、返乡探亲的青年……南腔北调的方言,与人们对旅途未知的好奇与兴奋交织在一起。
  
  法国游客米兰和朋友正在悠闲地下着国际象棋。他们一路坐火车,从欧洲经俄罗斯到北京,最终抵达拉萨。在完成将近半个月西藏之旅后,他俩决定再坐火车经兰州返回法国。“车上很干净,路上风景很美,我们非常享受这趟高原火车之旅。”坐在硬座车厢里,米兰笑着说。
  
  中午11点,车过当雄,天气渐渐阴沉下来,青色的草原上,淡淡的雾气缓缓升腾,融入不远处山间上的云层里。黑褐色的牦牛正在悠闲的低头吃草,仿佛点缀在藏毯上的纹饰,雅致而精美。
  
  海拔渐高,白色慢慢成为窗外的主色调,细小的冰粒打在车窗上发出轻微的啪啪声,铁路旁并行的青藏公路上,匆匆驶过的车辆也变得模糊起来。突然,风雪中一个身穿反光背心的身影闪入眼帘,旋即又飞速向车后掠去。隐约中,只能辨认出他坚定的举着右手,在向列车敬礼。这是一名普通的护路队员,车上的人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但正是这样普通而无名的个体,守护着这条高原天路的平安畅通。
  
  12点50分,车到那曲,原本还阳光明媚的天空转眼间下起了小雨,同行的同事说,只有体验了“一天四季”,才算真正体验过藏北草原的魅力。那曲是青藏铁路线上的一个大站,列车计划在此停留6分钟。铁路通车后,拉近了藏北和拉萨的时间距离,很多当地群众选择坐火车去拉萨朝佛、经商。列车驶出那曲站20多分钟,几座白色风力发电机出现在视野里,矗立在山顶的巨大风机叶片,和远处的皑皑雪山相互映衬,向经过的人们讲述着高原上日新月异的变化。
  
  再往前,就是著名的唐古拉山口。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多,刚刚吃过午饭的旅客马哎布,用餐巾纸把孩子不小心掉在地上的菜渣拾起,装进塑料袋里。“火车上环境这么好,需要我们大家一起爱惜。”他说。
  
  家在甘肃临夏的马哎布,已在拉萨打工五六年,这趟回家是为即将到来的回族斋月做准备。“2006年青藏铁路开通,是我第一次到西藏,火车的快捷方便,打消了我对高原的恐惧感。”在马哎布看来,铁路通车的十年,拉萨变化让人瞩目。“火车站周围柳梧新区从一块村庄到高楼林立、公园建起,随着来的游客和打工者越来越多,西藏的发展也变得日新月异。”
  
  列车在高原冻土上飞驰。24岁的列车员谢晶晶,从开车就一路忙个不停。90后的她,已在青藏铁路线上工作两年多。在同事们眼中,谢晶晶既拥有属于同龄人的乐观开朗,又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持重老成。利用大多数旅客休息时间,她开始对卫生间和垃圾桶里的垃圾进行清理。“车行途中,每个列车员要负责两节车厢的卫生保洁,客流量不大的时候,7小时左右要清理两次。”她说。
  
  “我们在列车员换班的时候,会专门对车厢卫生情况进行检查,以保证旅客有舒适的旅途环境。”列车长安蓉介绍说,清理集中后的车内垃圾,以及卫生间收集的粪便污水,会在格尔木、西宁、拉萨三地进行无害化处理,列车全程因此实现垃圾“零排放”,以保证最少的生态扰动,确保高原净土的碧水蓝天。
  
  15点20分,列车驶过唐古拉南站,进入青藏铁路线上海拔最高的行车区间。放眼望去,天地一片洁白,仅有白云间隙偶尔露出的几片蓝天,为视野里增添了些许色彩。铁路边,几只低头吃草的藏羚羊听到列车的声音,抬起头张望片刻,渐渐地消失在远方。
  
  杨春雪和靳生花是随车的医护人员,为保证旅客遇有突发情况能得到及时医治,从格尔木到拉萨间运行的旅客列车上,都专门配备有像他们一样的医生护士各一名。“虽说车上有弥漫式供氧,但在旅游旺季,几乎每次翻越唐古拉山都会遇到有高原反应的内地旅客。像我们一样,每天在青藏铁路线上跟车的医护人员有20人。”杨春雪说。
  
  翻越唐古拉山时,窗外风雪交加,唯一能够分辨的,只有滑落在车窗又重新冻结的冰粒。车轮撞击铁轨,发出均匀的“咣当”声,在苍茫的高原上,绿色的列车像一条青色长龙,飞奔向前。
  
  车过通天河站,风雪渐止。目力所及处,草色微微翻绿,成群的藏野驴和藏羚羊逐渐多了起来,五月末是藏羚羊迁徙产仔的季节。生命,在这片被称为可可西里“无人区”的高原上,以自己的方式顽强地延续着。
  
  17点53分,列车到达沱沱河,长江的正源。当列车减速通过河上的大桥时,桥下的涓涓细流正在汇聚东去,流向远方。沱沱河火车站,就在河北岸不远处,经过一座挂满五色经幡的玛尼堆,火车便已进站。
  
  天色渐暗,在五道梁车站,列车临时停车40多分钟。当再度缓缓启动时,天空的颜色已由灰转蓝,仅留下一线亮光挂在西方的天际线上。硬座车厢的长途乘客,经过十来个小时的行程已有些疲惫。尽管车内灯光亮起,不少人仍在低头打着瞌睡。二十来分钟的光景过后,车外变得漆黑一片,抬眼张望,所能看见的仅剩下青藏公路上卡车的灯光。
  
  将近24点,列车到达格尔木站。记者感受到一次明显的晃动,这是在更换牵引机车。从格尔木起,已完成任务的两台大马力内燃机火车头,将被更经济的电力机车所取代。然而这些,对于大多数已进入梦乡的旅客来说,都无从知晓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列车即将进入西宁。这里,也是很多列车员的家乡所在。此时的窗外,不见了高原的荒凉,只见细雨中绿树成行、高楼林立。刚洗漱完毕,列车便已驶过西宁市内的湟水河,慢慢靠上车站的站台。
  
  从拉萨到西宁,从念青唐古拉山到可可西里“无人区”,从沱沱河到昆仑山……列车小小的世界在“天路”上穿越。不久的将来,天路还将把雪域高原与四川、云南、新疆等连接,甚至穿越喜马拉雅山,将梦想和生活进一步延伸。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