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其它资讯 > 时评 > 阅读正文

从趟风冒雪到桃杏争春——列车员史春萍的春运日记

2013年3月1日11:27  来源:人民网  投它一票  我要评论

 2月1日,星期五,晴

  又要走车了,值乘春运

  虽然也经历过“端午”“十一黄金周”客流相对集中的节日,但是第一次值乘春运任务还是有些紧张。往日里自己印象中的春运是人山人海、是大包小包。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独自应对春运这样的“大场面”,但我一定会竭尽所能为旅客提供最热情和周到的服务,让旅客平安乘降。

  毫无意外地,我的“接车前惯性失眠”综合症犯了,在床上辗转难眠,可能是因为春运值乘前的兴奋,可能是想起了阔别已久的家……

  虽然列车16时才发车,而我们早八点就需要上车接班。上一班值乘K598次列车的乘务人员将在包头东退乘,我们在站台列队与他们进行交接,看着他们一个个熬得通红的双眼和疲惫的面容,我意识到此次值乘任务肯定不会轻松。我们班组接替他们继续值乘任务。待列车入库后,我们班组近30人露胳膊挽袖子开始清洁车内卫生,更换卧具及座套。当小山般的垃圾被清理出去后,车内又变的干净整洁。万事俱备,春运大幕即将拉开。

  为了更好的完成春运任务,昨晚,我和室友晶晶抱着K598次列车值乘标准一遍一遍的复习着,生怕自己遗漏了些什么。“您好”“请出示您的车票和身份证”,我和晶晶一个示范,一个当评委,一问一答,互相检查。师傅说了,只有服务用语标准一些、服务态度热情一些、旅客有困难主动一些,才能让旅客满意,旅途才会和谐。虽然不知道春运值乘中会出现什么状况,但是我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好旅客服务工作。

  我所值乘的1号车厢是硬座车厢,人们平常说的列车超员一般都出现在硬座车厢,值乘难度可以说是全车最大的,困难也是最多的。师傅说,我们赶上了好时候,她刚上班经历的第一次春运,列车超员近百分之百,仅仅是穿过一节车厢就需要近半小时才能挤过去,如果是查票、送水那更是令人抓狂,往往是刚为新上车的旅客送完水,就又该向车门移动,准备下一站开门了,连续8个小时在不停的工作,坐下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脚掌被踩伤更是家常便饭,春运全程跑下来,人都累虚脱了。现在,旅客可选择的列车车次多了,路网也更加密集,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盛况”早已一去不复返,列车员能够更加从容的为旅客服务。

  当列车缓缓驶离呼和浩特东站时,1号车厢已经坐满了南来北往的旅客,我开始自我介绍、送水、登记重点旅客资料,打扫车内卫生。看着我忙碌的身影,许多旅客都向我露出了微笑。也许,春运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令人心悸、那么的汹涌澎湃,至少,我的车厢内旅客笑声不断,其乐融融。希望大家,也包括我一路平安。

  2月2日,星期六,晴天

  早上一睁眼发现已经到达石家庄车站,看着窗外晴空万里、艳阳高照,虽然只睡了不到5个小时,但还是觉得精神焕发,再来一碗热乎乎的酸辣粉,身体彻底苏醒了。画个淡妆,调整好状态,马上投入工作。

  过了中午,列车运行区间缩短,每隔二、三十分钟就需要开关一次车门,立岗迎宾。等旅客上车后,再清扫一下卫生,就又到站了,忙的连去乘务室坐一下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吃饭、喝水了。只好找来一袋方便面,放在口袋里,抽空干嚼几口。饿了真是吃啥都好吃啊,嘎嘣脆,鸡肉味。

  郑州站,列车用水补充车站,也是旅客上下人数最多的车站,停靠18分钟,我也终于能有时间瞅一眼这个著名城市的车站。K598次列车,运行三千多公里,途径大小数十个城市,我时常和老同学开玩笑说:我可是走过大半个中国的人。其实,我只是在这些城市的站台上驻足片刻,大多车站的候车室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我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和时间去车站以外的地方看看呢,哪怕一眼也好。

  车厢内大半旅客都从这里下车,还有更多的旅客要从这里开始自己的旅途,上下车的旅客排起了长队,熙熙攘攘,忙而有序。可人是在太多了,没有座位的旅客一直挤到了风挡处,好在站着的旅客大多是短途,很快就会下车,应该不会觉得太累,祝他们好运。虽然人多,但还是得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啊,先嘱咐风挡处的旅客注意安全,再帮着带孩子的旅客往里面走,询问年龄大的旅客有什么困难、放置行李,一圈下来,汗水都把衣服湿透了,之后又恢复到了开门、立岗、关门、等着到站的无限循环。车内旅客多,我走过二十多米的车厢就需要近半小时,有时停车间隔短,我就只能站在风挡处等候进站,连续站了5个区间,近2个小时,腰酸背痛腿抽筋,坚持,坚持,师傅说了,咱铁路人的骨头不仅有钙,还有铁!

  终于,短途旅客均达到目的地,当我开心地拿起饭盆准备就餐时,一对儿面露愁容的母子叫住了我,原来他俩是从大同上车,要回信阳老家过年,收拾东西下车时,发现车票和身份证不见了。我急忙安慰母子,让她们别着急,又联系广播室播报寻物启事,一会车长和乘警也赶到了,了解情况后分析:她的钱包并没有丢,排除扒窃的可能,只能是不慎丢失,车长和乘警分车厢进行询问,又联系前方的几个车站。不到半小时,身份证有了下落,原来是母子俩在安阳站下车透气时掉在了站台上,工作人员稍后会将车票和身份证车递到安阳,让失主到时领取。看着母子俩重展笑颜,我心里也如释重负。高兴之余,拿起饭盆,去餐车就餐,明天凌晨一点我将接班,直到终点站——广州,连续作业近10小时。希望晚上能看到一轮明月照西厢。

  2月3日,星期日,晴(大概吧)

  凌晨1点30分,精准的生物钟把我叫醒,起床、洗漱,准备在长沙站接班。尽管是凌晨时分,但还是要吃一顿饭,要不如此高强度的作业,是顶不下来的。最提神、最能补充热量的还是列车组保留曲目——酸辣粉。

  刚刚交接班,一位乘客找到我,神神秘秘地说,车厢里好像有个疯子,让我去看看。我点害怕,跑车也有一段时间了,可这样的情况我没处理过。看着旅客殷切的目光,我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了。车厢里一个看上去十七八的小姑娘正捧着个面包狼吞虎咽。那位旅客说,刚才这姑娘突然坐到了他旁边,拿起东西就吃,问话也不回答。我只好拉起她去了乘务室,给了她两块饼干,她两口就吃完了,一看就是饿坏了,我马上把整包饼干都给了她,并找来纸杯给她倒好热水。刚开始,不管我问她什么,女孩一概都不回答,只一个劲的说着我不回家,不回家,而且边说边哭,我只好好言安慰,并小声的开导她,我的开导起了作用,小姑娘和我说了她家里的电话。通过联系得知她性李,家住孝感,现读高三,有轻度的抑郁症,这次考试成绩不理想,父母批评了几句,她就离家出走了,现在全家人都在到处找她。得知孩子的下落,她的父母十分激动。车长通过与长沙站联系,决定由我们将小姑娘转交给长沙车站,孩子的父母连夜赶过来接她。找到了孩子的家,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衡阳站可能刚刚下过雨,地面湿漉漉的。北方的寒冷可以被棉衣抵御,而南方却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湿冷,即使穿的再厚,在站台立岗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的打颤。我们只能紧绷身体,让自己站的直一些,再直一些,面带微笑的迎接旅客。

  旅客全部上车,在关上车门的瞬间,看到了窗外明月正照映着大地,只是,月如钩。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凌晨4点,我接到了妈妈的短信,祝我小年快乐,很想我。看着短信,我不由想起了远在乌兰浩特的家,鼻尖感觉有些酸楚。从开始值乘列车开始,自己没有回过一次家,已经半年了时间了。不是不想家,而是家太远,来回得坐近七十多个小时火车,与其这样,到不如把路费寄回去让家人生活的更好些。记得去年的小年,全家人围坐在桌前,共享天伦之乐,连我都被特许喝了一杯红酒,不胜酒力的我靠在奶奶的肩头沉沉睡去,虽然平淡,但仍能让人久久品味,也许这就是最简单的幸福吧。如今奶奶的故去,让我更加思想家乡,真想回去看一看啊,但是春运任务繁重,我不能,也不想请假。下趟走车正是除夕,希望我的缺席不会影响家人的心情,也祝愿他们在新的一年健康平安。

  10点58分,列车准时停靠在了广州站,车厢内最后几名旅客兴高采烈地下车了,经过四十多个小时的颠簸,能够回家美美的睡一觉,这对谁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我们却还不能休息,四个小时后我们的列车将更名为K600次列车,开始另一段四十多个小时,3300多公里的行程。

  2月4日,星期一,多云

  今天是不平凡的一天,24小时内发生的突发事件超过我值乘以来的总和,连经验丰富的杨车长也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3号下午,我们K600次列车从广州出发时,当地的气温高达27度,这对于在一直在北方生活的人来说这样的冬天有些难以接受。开车不一会,车内的温度升到了28度,尽管车内的空调已经打开,但降温效果并不理想,我只能不停的为大家送水,让旅客预防中暑。闷热的环境让旅客烦闷不已,不少旅客要求开窗户,否则就投诉我,可是车内的窗户是不能打开的,有的旅客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言语过激,我理解旅客的心情,偷偷拭去泪水,心想忍忍就过去了。开车后一小时,一名女性乘客突然晕倒了,我和周边的旅客把她抬到乘务室,喂水、扇风、掐人中,旅客醒了过来,仍觉得头晕目眩,并感觉强烈的恶心。一名从事护士工作的旅客从车厢中部挤了过来,一边按摩中暑旅客的头部,一边说这个时候刮痧能够有效缓解症状,条件简陋,只能用硬币代替,经过一个小时的治疗,这名旅客感觉好多了。

  列车驶过郴州站时,气温有所下降,车厢内乘客的情绪好了很多,一切趋于稳定。在去餐车吃乘务饭经过11号车厢时,听到车厢内十分嘈杂。原来,11号车厢的一名梁姓旅客在郴州站上车后,开始大量出虚汗,当班列车员询问其情况时,他突然失去意识,列车员急忙将他扶到铺位上,又用对讲机联系杨佐臣车长和李云毅车长,杨、李两位车长一边通知广播室找医生,一边向乘务室赶去,询问旅客感觉时,他口吃不清的呜咽着。这时,要回邯郸老家过年的柳希亮大夫赶到乘务室,听闻了患者的症状,又看到了患者的舌头已经偏斜,说这是脑中风的前兆,必须马上救治。李车长赶忙联系前方的衡阳车站拨打120急救。多名列车员主动请缨在一旁协助,刘大夫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针灸患者穴位,杨车长与他的家人取得联系后,又组织餐车烧热水、熬姜汤。列车停靠衡阳时,患者已经能清楚的说话,右手及右腿也恢复了知觉。我们小心翼翼地把患者背下列车,早已等候在站台上的救治人员接过患者放在担架上。衡阳站的站务员还不忘给患者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并帮助他办理车票延期,7天内都可以再次乘车。救护车呼啸着开走了,希望他能早日康复,继续未完的旅程,也向及时施救的柳大夫致敬。

  下午,4车一名婴儿发起了高烧,年轻的妈妈只好求助列车员,列车员再次广播寻药,一名好心乘客送来了退烧药,孩子的烧很快就退了;加1车一位女性乘客突然开始上吐下泻,列车员急忙取来了藿香正气水,连喂旅客喝了两瓶,又将自己的铺位让给这名旅客休息……

  直到晚上8点多接近北京西站,列车上终于恢复了平静,我们的工作主线又回到了组织旅客乘降、清理车内卫生上。经过了如此多的突发事件,我们都早已疲惫不堪,连平常“清盘率”最高的酸菜排骨,大家都失去了胃口,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一直强打着精神坚持到23点交接班,我终于爬上了诱人的铺位,今天太累了,好好睡一觉,明天我醒来时,想必就到家了吧。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
火车票网声明: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
】【关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特别声明: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昵称: 邮件:

本帖评论

最近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