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票网首页 > 铁路资讯 > 江苏 > 南京 > 正文

动车组开行负面影响显现 普通列车晚点严重

南京火车站一位旅客飞奔着赶乘动车组列车 肖 恩/图

南京火车站一位旅客飞奔着赶乘动车组列车 肖 恩/图

  “D字头”跨过了什么

  记者 张悦,实习生 李易崇 张丽红

  第六次提速将中国铁路带入高速时代,但随之而来的票价高昂、普通列车晚点、中小车站消失等现象,亦引起部分群体的非议

  4月18日,白色的和谐号“动车组”呼啸而出,载着管理层的厚望、外国人的惊奇、中产阶级的赞叹,将中国带进高速铁路时代。

  与此同时,中国的另一部分也被“跨越”了。包括望车兴叹的低收入者、不少普通客车,以及正在没落的中小站点。 对于它们,这辆时代列车也许再没有时间停下来。

  在第六次铁路大提速半个月之后,最初的兴奋逐渐消弭,而提速给人们带来的各种影响正在显现。

  耗费上千亿的提速

  自2007年4月18日提速起,中国的列车时刻表发生了根本变化。140对“D字头”增开,另外一些车则消失了——

  北京铁路局:将开出动车组60对,停运24对其他列车;

  上海铁路局:8对动车组上线,20.5对其他车辆停运或调整;

  广州铁路局的调整幅度更大,将停运管内客车55对。其中,约50对广州(广州东)至深圳的特快,全部停运后换成D字头。

  “济南到青岛,原来直达的四趟车全部取消,取而代之的也是D字头。”一位乘客说,“确实快了1个小时,但原来可以买48元的硬座票,现在至少是120元。”而北京至石家庄在换成D字头后,票价也从最低的40多元翻了一倍。

  另外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宝鸡至西安,D字头二等座位54元,车程是72分钟;普快列车硬座14元,车程约2小时——D字头的速度提高50%,价格则提高至普快的近4倍。

  “商务人士最高兴,他们的时间就是金钱。”一位在上海读书的贫困生说,“对我们这些学生和民工,就算D字头眨眼之间就能到目的地,又有什么用呢?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提速后还能有多少‘绿皮车’可坐。”

  然而,从铁路提速的实施者角度来看,动车组票价高昂,实属无奈。一位参与高速铁路研发的资深专家对《南方周末》记者称,为提速做准备的进口机车、改造线路都是巨额投资。作为“政企合一”的单位,铁道部必须通过提高票价来收回成本。

  据这位专家透露,在吸收消化这些外国技术前,中国共购买了法国、德国、日本的高速列车一百多列,再加上购买机车以及技术转让费,共花费数百亿元人民币。

  线路改造费用也十分惊人,由于考虑到重中之重的安全因素,铁道部花了两年时间对线路进行维修改造。其改造力度超过历次提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曾透露“投入近300亿元”。

  两者相加,铁道部为本次大提速所投入的费用可能高达上千亿元之巨。

  D字头“踩车表”

  如此巨资,打造出了时速200公里的动车组。作为第六次提速的标志,这种白色的“子弹头”上了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而在实际运行中,D字头列车的“王者之风”亦显示无遗:

  一位从连云港坐1148次列车到南京转车后,再坐D409去上海的乘客,体验了“冰火两重天”的差别:除了焕然一新的列车设施,出站不到镇江,就“踩”了K293次以及其他快车,正点到达上海。而K293次刚刚“踩”过他乘坐的1148次。

  有网友亦整理出其他车型待避动车组的“踩车表”。比如D131次列车,北京西17:56发,郑州22:43到,“踩”车为11趟:T5、T7、T55……直到1089次。

  那些没有选择D字头的人,为此付出了更多时间。4月23日,从深圳至怀化的N586次列车晚点40分钟停靠广州站。“刚开出这么点距离,就晚了这么多,到怀化还不知道几点呢!”一位下车休息的旅客无奈地说,“路上停了几次,说是给什么车让路。”目前,共有五十多对广州至深圳的D字头列车,在这条线上行驶。

  “慢让快”本是惯例,但因为D字头的出现,关于列车晚点的抱怨在这段时间里更加引人注意。据《金陵晚报》报道,4月18日上午,南京站1034次列车晚点,数趟“K”字头的列车也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晚点现象。“这些车子主要是为了给动车组让道,等动车组出站,其他车子才能进来。”一位站台值班人员解释说。

  4月23日18:00-19:30,在广州火车站的电子公告牌上,共显示8趟列车晚点,最长达5个小时。

  有人因此感叹:提速只是最快者的专利。在铁道部这样一个带有垄断性质的“大饭店”里,D字头好比“小炒”服务。在受到目标消费群体热烈欢迎的同时,让原来习惯吃“盒饭”的顾客颇有些牢骚——“盒饭”服务的数量、质量和服务时间,都因为优先保证“小炒”服务而受到影响。

大河网讯

  “这次提速,对某些列车的沿途停靠和始发、到达时间,铁路根据客流需求、车站作业条件和列车运行时间,作了一些相应调整。”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说,“但这是为照顾大多数旅客利益,从总体上给更多人带来更快捷的服务。”

  中小车站的淡出

  被“踩”的还有那些中小站点。“这是一个铁路线上的小站,只有慢车才停靠两三分钟。快车一转瞬间疾驶而过……”袁鹰的《小站》一度入选小学课本。然而当下一代人再读到这篇小学课文时,也许这种景象早已成为历史。

  第六次提速后,列车时刻表上再也找不到“临潼”这个站名。半个月前,来自西安、上海、太原等大城市的46趟列车,还曾在这里停靠。它在73岁时消亡。

  临潼并非消失的小站中最年长的。位于江苏无锡的洛社站(原名罗寺站),始建于1906年,现为四等站。它也于第六次提速后退出历史——此前,共有6趟客车停靠在这里。

  另一些小站则被减少了车次。比如东光——一个河北小站,经停的列车从23趟减为6趟。在京沪线三等站中,它是砍得最多的一个。

  实际上,这样的小站从第五次提速起就开始逐渐淡出。第五次提速取消了大量普通列车,许多四等小站被取消;而这次提速,跨越的矛头直指三等甚至二等车站。以京沪线为例,第六次提速后,在10个二等站和18个三等站中,近70%减少了停靠车次。

  一位铁道部资深专家透露,这次提速的方案与几年前的设计并不完全一致。“原来我们的设计是错开停站,比如京沪高速,可能这趟停天津不停沧州,下一趟就反过来。不会像这次,导致过多小站的减少停靠。”他解释说。

  其实,一些大站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提速前,辽宁葫芦岛有69趟列车停靠,提速后数量减少到46趟。原先直达北京的9趟列车,现剩4趟;唯一开往深圳的列车T188次,不再光顾;途经葫芦岛北站的T94次也已停运,这里又失去了唯一开往广州的列车。葫芦岛是个有着108年历史的一等老站,曾一度风光。

  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对此解释说:铁路不能包打天下,需要与航空、汽车、水运相互作用、综合作用。短途是公路的优势,长距离是飞机的优势。如果要铁路把短距离、中距离、长距离全部覆盖,现在没有这样的运输能力。

  但很多铁路的固定消费群体表示,他们很难适应这样的变化:“要是汽车能够替代这些小站的火车,农民工们还用背着大包小包在火车站过夜吗?”

  经济学家则认为,此次提速对于长三角、京津唐等经济高地的资源整合大有裨益。城际交通公交化的加强,将增加资源的利用紧凑度,提升市场竞争力。

  可以想见,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浙江嘉兴或者江苏昆山居住,而在上海上班。或者在上海退休,去无锡、宁波养老。一到周末,从上海发往苏州、杭州方向动车组上的人流明显增多,就反映了这一趋势。

  一些大站运力反而减少了?

  对于本次大提速,据铁道部公布的消息称,提速让铁路客运运力增加了18%。

  但从目前部分地区的效果来看,运力的增加并不明显,甚至出现相反的结果。黄金周前,无锡火车站拜托媒体提醒旅客选择其他出行方式。这是该站多年来少见的举动。

  4月26日,该站对“五一”最新的客流形势预估出台:该站今年最高日接待客运量为3.8万人次。相比去年减少了1 / 3。沪宁沿线苏州、常州、镇江等一等或特等大站,均不同程度上出现了客运能力下降的情况,无锡站成为“重灾区”。

  该站办公室主任对《南方周末》记者称,“此前的铁路提速,从没出现过客运能力削减的情况。”

  无锡站运力的削减,依然是受此次提速的主角——动车组——的影响。沪宁线本次增开了三十余列动车组,而此前的沪宁线已经作为中国最繁忙的黄金干线之一在超负荷运转。这意味着,为了给“和谐号”腾挪运行空间,必须有相当数量的其他列车停运或改线。无锡站此番调整中减少了7列始发列车,包括发往怀化、南宁、宁波等地。该站负责人士称,这些车次经过数年运营,均形成了固定的旅客群。仅此一项,无锡站每日丧失7000人次的客运能力。

  作为补充的沪宁和沪杭区间动车组,目前大部分运行单列仅8节车厢,乘客600座。相比提速前的T字头特快专列1000多人的载客量,虽有十几分钟至数十分钟的时间缩短,但客运能力却下降了一半。

  因为动车组严格控制无座票,以及动车组停靠各站时间从原先的5分钟缩短至2分钟,各站销售无座票的数量急剧下降。无锡站去年每日发售短途无座票约 2.7万张,今年则下降约一万张。

  有铁路系统人士认为,以牺牲客运能力为代价来达到快速和舒适,值得反思。

  铁路:要公共性,还是市场化?

  矛盾逐渐浮出水面,交锋也开始了。

  D字头的定价是否合法、合理,最先成为焦点。4月18日,就在第六次大提速当天,北京乘客熊伟以D字头列车票价未经听证违反价格法为由起诉铁道部。

  熊伟认为,根据价格法第23条规定:“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等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建立听证会制度。”但铁道部不经过法定听证程序,擅自确定动车组高票价,并取消部分特快、快速旅客列车属于违法行为,请求法院依法予以撤销。

  另一位跟铁道部第六次提速“耗上”的人,是郝劲松。他正忙着到处搜集资料,准备近期提起公益诉讼。2006年,他曾因春运涨价与铁道部对簿公堂。

  对于这次火车提速以及提速后D字头的价格制定,郝劲松认为并不合理。“首先是程序不合法,D字头的价格制定违反了价格法和铁路法。铁道部说他们制定价格,是按照1997年原国家计委颁发的一个部门条例批复的。但这种条例的法律效力低于价格法和铁路法。”他解释说,“其次是结果不合理,D字头的票价远超过特快、普通快车。另外,以前有的车型根本没有提速,甚至更慢了——比如太原到北京的车甚至慢了9分钟。”

  郝劲松认为,更严重的问题是,铁道部没有发布停运和车次改道的情况。增开D字头、取消其他车型,取消了多少、取消了哪些,没有和公众商量。这种做法,就相当于取消了选择低层次出行工具的权利,迫使乘客坐D字头火车,属于强制消费。

  “不要忘了,民众是会用脚来投票的。”郝劲松说。他认为,不少动车组线路开通之后遭到冷遇即是证明。

  4月27日,铁道部发言人对D字头票价作出回应:“动车组列车集中在广深、沪杭、沪宁、京津等城际间开行。与原来特快列车相比,只贵几元到十几元。长途动车组列车公布的票价,确实比特快列车有较大幅度提高,但可根据不同区域、不同季节、不同时段的市场需求,实行打折票价。”


 

火车票网上预订
关闭
昵称: 邮件: 
① 欢迎转载我网所刊信息,请注明“来源:火车票网”。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火车票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Service@huochepiao.com